<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cite id="ddln1"></cite>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var id="ddln1"></var>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改改 作者:郭文斌

 

  改改赶了羊出门时,母亲说等一下她也去。改改说你去做甚。母亲说,今天家里没事,我想到山上散散心。改改说,那你放去我看家。母亲说,还是我们一块去吧,这羊猴的,我怕堵不住。改改想了想,也是。

  改改就看着母亲锁上大门。

  路上,母亲说,这羊是一年比一年少了。

  改改说,再多一些也真没地方放了。

  也是,就这么大的一块地盘,你也开我也开了。停了会儿,母亲又说,也没个人去赶了合群,你爷爷在时年年都要赶了去大山里合群。

  为啥要到大山里去合群呢?大山里有好羝羊。

  有好羝羊又能咋?母亲笑了笑,没有回答女儿的提问。却兀自说,这年月近处连个好羝羊都没有。

  改改说,那我们就不能到大山里去?不能。

  为啥?大山里连男人都是羝羊。

  羝羊又怎么?羝羊打人呢——看,那个羊吃人家麦子。改改正要扔鞭杆,那羊却乖乖地回到集体中。母亲笑着说,好个懂事的。改改说啥懂事不懂事的。

  吃了人家的麦子还躲掉了一顿打,怎么不是个懂事的。

  改改被母亲的话击了一下。她觉得母亲的话很远也很深,她琢磨了半天也没有琢磨出个底来,但是它分明是有个底的。

  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就有两个羊抄小道走。改改的鞭杆就过去了。那两个羊挨了一顿打,很不情愿地回到队伍中。母亲笑了笑,说,它们并没有错,你为什么要打它们。改改说,天天从这儿走,它们又不是不知道。母亲说,这个小道你走过吗?改改说没有。母亲说,那你怎么就认为从小道走不对呢。改改说,这我倒没有想过。

  母亲说,你怎么就不想想呢。改改又被母亲的话击了一下。她好像能够嗅到母亲话中的后味,像杏干一样。改改说,那么走小道?母亲说,不,既然走了大道,就走大道,小道上就是有再好的草,现在已经是回头草。

  啥叫回头草?回头草是一种惹人,但不能吃的草。

  上到半山腰时,太阳出来了;赝房创遄,村子一派氤氲。母亲说,平时让人泼烦的那个家,现在看来还真好呢。改改说,那是你第一次出来。母亲说,算你说对了一半。改改不解地看着母亲。

  母亲说,不是第一次,是隔了些时间。你看,只隔了些时间就觉着它这么好看。

  改改想了想,觉得还是母亲的话更有道理。

  这时,改改看见母亲的气很虚。说,娘你是不是很乏。母亲说,也不觉得。改改说,要不就歇歇。母亲说,赶着羊,怎么个歇法。改改想了想,也是,两边都是庄稼,的确无法停下来。母亲说,人就是这样,一旦和什么牵连,就难以自主。就像现在,如果身边没有这群羊,你就可以闭上眼睛走这段路,就可以想在啥时歇就在啥时歇。改改就抬头看母亲,好像要从母亲的脸上找出什么来。

  到了山顶,母女二人坐下喝水。母亲说,平时我们觉得一个家就有多大有多大,现在你看,还没有指头肚大。改改想了想,觉得母亲今天了不得。这些事情平时自己也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但是没有像母亲这样将它明确化。就说,娘你今天怎么句句都是语录。母亲笑笑,娘今天心情好。

  改改看母亲,母亲脸上真的有一层往日没有的光彩。

  坐了一会儿,母亲说,改改你知道我今天带啥来了?改改说,我不知道。

  你猜猜。

  针线。

  母亲摇摇头。

  手镯。

  母亲还是摇摇头。

  ……改改怎么也没有想到,母亲竟带了一个很好看的风筝。小时候,每当她哭闹时,母亲就哄她说要给她拿风筝去,可是她长了这么大,母亲却一直没有将它拿出来。改改说,这么好的做工,你从哪里弄来的。母亲说,说起来,它还是娘出嫁时你外奶奶给娘的呢,当时娘不知道她的意思。改改说,一个风筝嘛,还要啥意思。

  母亲意外地看了看改改,又换了笑容,说,今天风正好,你去放。

  改改都走开了,却又回来,问,娘你是嫁到咱家里的啊。那就是说你是嫁过一个人的?今天你总该告诉我他是谁吧?母亲神情闪了一下,说,现在风正好,你先去放风筝吧。

  改改就去放?墒欠帕艘换岫,总是放不起来。母亲就又从包里拿出一团线拴在风筝上,教给改改怎么放,改改就依母亲教的放。果然越放越高?锤龇珞莩朔缭谔焐匣,改改高兴得一个劲地笑。连正吃草的羊都回头看着她。

  等改改放够了,母亲说,好玩?改改说,你怎么不早拿出来。母亲说,我还真舍不得呢。改改说,不就一个风筝嘛。母亲说,改改。改改应。

  你想想,风筝为啥要有个线?没有线看风筝跑了。

  母亲说,当初没有线,它怎么没有跑?改改想想也是。

  改改说,为了让它飞起来。

  母亲说,算你说对了一半。

  这时,母亲将风筝又放起来了。改改看见母亲的神情有点异样,但是又不知为什么。母亲一直将线放到头。然后定定地看了一会儿风筝,叫,改改,这线还有一个用处,你再想想。改改想了想说,是为了让风筝飞高。母亲摇了摇头,难为你了。

  你好好看着吧。说着,母亲就将手中的线放开了。改改就大叫了一声?墒欠珞菀幌伦泳头缮咸烊チ。

  再也没有下来。

  改改看母亲的眼里闪着泪花。

  改改气愤母亲将好端端的一个风筝给放走了,但是看着母亲脸上挂了泪花,又觉得其中必有缘故,就小心地给母亲递上手帕,说,不就一个风筝嘛。母亲接过手帕说,是的,不就一个风筝嘛。说着,脸上换了笑容。

  坐下来,改改又问,现在该你说你嫁的那个人是谁了吧。

  从小,改改问母亲她的爸爸是谁,母亲就让她去问爷爷。爷爷就说她是他早上出去拾狗粪时从狗粪里捡的。改改就信了。后来,她渐渐觉得爷爷的话有问题,但是却没有一个契机将她的思想从惯性中打住。今天,母亲突然说风筝是她出嫁时外奶奶给的,她的心里不知怎的就开了一道缝。觉得爷爷说的话是大有翻案文章可做的。

  可是母亲还是没有回答她。而是说,我们先玩个游戏,也是你外奶奶教给我的。

  改改问什么游戏。母亲就教给她玩。其实很简单,就是母女二人互相拉着手在地上转圈圈。

  改改玩得很开心。

  可是猛地一下子,母亲丢开了改改的手。

  改改被摔破了鼻子,血流如注。母亲忙从包里拿出云南白药给她敷上。敷好后,母亲说:改改,想想看,你的鼻子是咋破的。

  改改瞪了母亲一眼,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会说还不是娘日弄的?墒,你再想想,这件事说明了个啥道理呢?停了停,母亲说,改改,你要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时候,就是你最亲的娘也是靠不住的。转圈的时候,是多么开心啊,可是正是你最开心的时候,不知不觉将身子交给了娘。就是说,你已经失去了身子。改改,人活在世上,特别是我们女人,轻易千万不能失去身子。无论啥时候都不能让别人给你作主。只有这样,关键时候,才能自己将自己稳住。

  一月之后,改改的母亲死于癌症。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2009-1-22

平特一肖最准网站-七位数开奖结果今天-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