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cite id="ddln1"></cite>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var id="ddln1"></var>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老子天生是好汉 作者:王方晨

 

  先觉寺街的小子大发在路上见人就瞪眼,人家躲着他,他还自以为得意。只有一个家伙拦住他说:“你忘了你那个黑眼圈是我揍的!贝蠓⑿南牍嬗质钦饧一,老子可不怕他!壮壮胆硬朝着他走,他又说:“你再过来一嘻唉姆我就再赏你个黑的!碧炱鹊枚喔辉!整个世界都像是用白花花的银子做的。前天也是这样的天气,大发路过外星人冷饮店的时候,从橱窗里看见这家伙正欺负一个女孩。那女孩很漂亮,大发认识她,很多人都叫她“好乖乖”。好乖乖被人家抹了一脸的冰激淋,大发就冲进去跟人家算帐。这家伙今天肯定是来找茬儿的。大发眼朝着四下瞥瞥,见无人注意他俩,便掉身要溜!澳闶歉鲂源砺艺!”这家伙背后说。

  大发回头问他:“你说谁呐!”这家伙还笑着呢!拔宜蛋捉翰,找茬儿吗?”大发伸手把那片白胶布从黑眼圈上扯了下来,心想兔子逼急了还咬人便狠狠地一头撞击过去。而这世界一下子就成了黑乎乎空荡荡的了,他那身子赛似一棵干草,向着最底层飞去。但是陡然地又从黑幕中挤出一刃光明,大发就眼见那个漂亮的好乖乖紧粘在那家伙身上,正向先觉寺街口走去呢。

  这时候的大发觉得自己真是坐在一盘鲜狗屎上,他那心情便不由地逐渐灰暗。

  只不过这世上的好运道绝非专顾哪一个人,也不会使哪一位当真以为在鲜狗屎上打打坐而绝无生趣。大发痛着的双眼立刻被许多喜悦之光麻醉了,因为他的确发现有一钱夹躺在地上。一旦那钱夹鼓鼓地落入掌内,大发也便彻底怨恨自己没有那歌唱家的喉咙了。

  远处有一群人腾笑着走来。大发忙将钱夹藏在身上,气已颇觉得粗壮了。那伙人亲眼见到大发挨揍,不但不来相助,反倒满腔子的高兴,可见都不是个东西。他们来到大发跟前,取笑着他。

  “低级动物!”大发将眼珠子鼓一鼓,开大步走了?艘话儆嗖,大发哑声唱了半句歌,他估计后面的低级动物们还能听到。他的心没在路上,也便极快地来到家里。但是在进门之前又忽然想起一个人来,回头朝前面的一栋灰红色的旧楼一望,竟然觉得有七八分的神秘。

  那栋楼里养的都是大学的教授。大发时常从自家门前看到某教授的银子白头在里面运动。他家跟教授楼只有一墙之隔,他小时候用弹弓打碎过他们的玻璃,那时候他还真的不知道教授都该受尊重。

  大发想起来的这个人就是好乖乖,好乖乖也养在教授楼里。他心里说好乖乖够迷人的!但是她没有挽着他的胳膊走过路。

  他的母亲正坐在屋内用湿毛巾擦胸脯。他说:“娘,你出去!蹦盖缀芴幕。母亲就是不大听他爹的话。爹要说今天喝顿菜汤吧,她偏要烧一大锅粘粥,一顿喝不了下顿继续喝。母亲就是很听大发的话。她扣着纽扣向外走,大发在门口推了她一把,她就彻底跳出去了。

  大发闩上门,顺梯子爬到小阁楼上,背朝外坐着。

  “把眼拿开,娘!”他知道母亲脸贴着窗子在偷看。

  他从身上掏出钱夹,小心地捏一捏,挺实在的。他忽然笑了,眼里又有好乖乖的脸儿,又有一排一排的钞票躺着,甚至连硬币都有。但是那手儿却有些哆嗦,便低声骂了自己一句狠的,然后才去拉钱夹的口子。且慢!他暗暗叫道。他准备首先细细欣赏一下这伙钞票和硬币将送给他的美好前程。但是一时间竟觉得困难,不由得为财富发愁了。

  大发知道他母亲狡黠的小眼睛又从窗子里露出来!澳!”他高声喝道,愤怒得不得了。那手指化作了石头,十分与他无关。

  “我是个做不成大事的人!彼,“我好没出息!钡屯芬豢,那钱夹的口子已经开了。他憋住一口气,两眼惊呆地望着里面塞满的法国梧桐树叶,忽然全身抖个不停,吃力地笑着了!八璧姆ü!”他咒一声,却是忘了自己身在阁板上,屁股一滑就向后跌了下去,慌张之间双手抓牢了梯子,正要稳定下来,脚尖已踩着了地面。

  大发放开手,又要去笑,忽听门响得急。只好将门打开,一脚进来的却是好乖乖,他那脸登时就红了,赛似让人打满了凶狠的耳光。那好乖乖满口吃吃地笑着,只拿一对眼溜溜地打量这房间。大发定一定心,脸上堆多了笑,偷空把地上的一片树叶踢到角落里去。他已经断定这好乖乖也是那诡计中的一员,她和那家伙共同丢下一个假钱夹来捉弄他,可见她的可恶从骨子里就有的。但是这大发却没一分怒气,眼睛里挤着光彩,直想着她那颈子是用什么肥皂洗的,那么玉白如藕。

  好乖乖停止了打量,看准了大发的眼。大发忙把目光从她颈上收回来,请她坐。

  好乖乖并不客气,在大发放的一张干净椅子上坐了,说:“门口的那个呆子是谁?”大发此刻并未渴望能跟她交谈,所以愣怔了半天,才想明白,便嘿嘿地笑说:“是我娘!焙霉怨砸膊痪,从怀里取出一颗糖咂咂地吃着,用舌头翻来翻去。

  大发看得出神,好乖乖发觉了,含着糖说:“我就是有着个爱好,到谁家去一定要吃糖的,可是我并不胖。我只是满身热!贝蠓⑿奶霾蛔,不知怎么回答。好乖乖将一只脚翘起来,一下一下地点。大发不由地又去看那脚。好乖乖就说:“我这鞋是解放桥的一个老头给轧的。你看还可以?”大发说:“再好不过!焙霉怨韵蛳旅橐幻樾,说:“你猜用了多少钱?”大发说:“一脚八毛!焙霉怨孕α耍骸安挥们!那老头子是你爸。你爸是个补鞋的!贝蠓⒘骋缓欤骸拔业闳鲜?”“我可认识你爸!我就说我是你的伙计!薄拔业筒桓阋,是吧?”好乖乖忽然恼了,说:“你赶快让那呆子走开!她总在外面瞅我,瞅得我心里发毛!贝蠓⑺担骸拔夷锝裉煸趺戳,我的话她不听了!焙霉怨缘难劬τ秩デ品考淅锏男「蟀。她把糖用舌头推到口腔左岸,说:“你就在上面睡?”大发说:“不错!薄澳慵傅闼?”“十点!薄澳惆致枘?”“十一点!焙霉怨院鋈恍α,将大发弄得很不好意思呢!澳敲此邓亲龅氖履悴换嶂览!彼磐仿虼蠓⒎环,“你既然睡着,怎么又会知道他们是在十一点上床?你是在装睡!”“随你说吧!你真像个侦探来着!薄拔揖褪窍不兜备稣焯嚼醋。一郎揍得你可不轻。你是个脓包!”大发说:“哪个日本人?”好乖乖说:“你这黑眼圈子要过一礼拜才好得了。我来警告你,以后不要找一郎的麻烦。一郎整你能像整小鸡一样。你不是对手。我这是看在我们是邻居的分上!薄八嵌锿醢说!”大发心里有气。

  “呸!你敢骂他!”好乖乖一张脸兴奋得发黄!八胱崮憔妥崮!贝蠓⒌屯凡挥锪。好乖乖吃完那颗糖就走了。大发坐在她坐过的那张椅子上,眼睛触到角落里的那柄树叶时,又十分觉得羞耻。全是日本人捣的鬼,不与好乖乖相干。大发暗想着那段吃完一颗糖的时光,便不舍得从椅子上站开。

  过了一阵他的耳朵里听到先觉寺街上的嘈杂声,便立刻从家里跑出去,一看就乐了。许多小伙子正骑着摩托车停在道中。大发朝他们叫了一声,大家转头来看他。

  他说声“沾沾光”,便跨上一辆摩托车的后座。人家又把他推下来。

  “你去坐振华的!贝蠓⒕妥险窕某。前面的小伙子一声唿哨,摩托车就结队开动了。大发大喊大叫着,朝着街两旁使劲挥手。有人就骂他。

  出了先觉寺街大家的车速就增大了,迎面的风把他们的衬衣吹得鼓了起来。

  “我开开行吧。我的手真痒痒!贝蠓⒍哉窕。振华不理他,他一转脸看见路边的爹,便又把脸转到一边去。

  振华说:“开自己的吧!贝蠓⑺担骸袄献用磺!”“你干吗不干!”“老子死也不当补鞋匠!”大发说,“老子还没碰到机会!老子要发大财!”两个人被前面的小伙子甩出好远,大发侧一侧身子,朝前一望,他们的摩托车已经开上了市中心的立交桥!罢窕阏獗康!”他骂道。当他俩赶到时,连那些人的影子也见不到了。振华也不由得急了,大发却笑了起来。在立交桥顶端分明站着一个担着货挑子的人,正凭栏观赏风景哩。挑子上的稻草靶上满满地插着彩色的小面人儿。

  大发正想捉弄一下那人,不料车身突然倾斜下来,直直地朝那人冲过去。他还没来得及叫唤就从车座上飞出去,正撞在那挑子上。那个人防不胜防,也跟着跌倒了。大发赶忙爬起来再看,振华已经飞速地开下桥去,还回着头向他笑哩。他气得骂个不停,那人也已经自己站起来,只可惜挑子上的面人儿全不像样子了。

  大发皱着眉说:“你不该走这条道!”那人收拾着他的挑子!拔蚁肟纯闯鞘!彼,“我是乡下人!贝蠓⑾胨哪炅涓约旱牡畈欢。这时候大发竟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好心肠的男人。

  “我知道我那儿子怎么不回乡下了!毕缦氯吮咚,边用手指碰碰这个扭了头的县官,又碰碰那个折了枪的元帅。他抬头望了大发一眼,“我这是第一回来大城市。我儿子来城市三年了。我有三年没见他了。家里人都想他!贝蠓⑺担骸澳阒老衷谒谀睦锇!薄安恢牢也耪业,”乡下人唉声叹气,“他是不想种庄稼。我教他捏面人儿他不干!贝蠓⑽薅硕烁械狡甙朔值靡。他说:“老子帮你找吧!彼ね房纯匆涣疽涣镜某翟诹⒔磺派洗蜃抛,然后才向远处开去!八惺裁茨愀嫠呶!彼。

  乡下人并不怀疑他的热心!八忻嫒硕。是我起的名字!贝蠓⑿α。乡下人担着挑子跟他一起朝桥下走。

  “这些面人儿怎么办?”大发问他。

  乡下人说:“轻巧!掺和掺和捏包公!绷饺朔质至。

  这天晚上大发的爹一到家就对大发说:“你不能要那样的女的!蹦盖滓菜担骸澳桥牟恍。她喊我呆子!钡湍盖紫嗍恿似。爹又说:“那女的脾气不行。你得受她的罪!蹦盖姿担骸八拔掖糇,我真生气!钡难熘绷诵矶,又看母亲一眼!八褂斜鸬哪械。她把臭鞋伸到我的脸上!贝蠓⑷滩蛔〕呛鹆艘簧!澳阍俣嘧炖献泳徒芯。振华的哥就是警察,老子一喊他就到。他能把你赶出去,让你连个放屁的空儿都没有!贝蠓⒍缘,“把你关起来老子拿钱去赎你!钡跻凰跎碜,真的不吭声了。爹平时最怕警察。警察在马路上把他赶来赶去,他总不知怎么办好。母亲跟他的头抵了一阵。母亲说:“我给你煎了个鸡蛋!钡担骸拔艺氤愿黾Φ!贝蠓⒂炙担骸澳忝翘,这把椅子不准别人坐!闭谒,爹跟娘便吓了一跳,齐将目光对着门口。好乖乖急促促地在那里探着头,意思要招大发过去。大发不知喜从何来呢,一脚飞到她跟前!耙焕梢嵛野至!焙霉怨运。

  大发不加思索,义愤使他勇武,径直伴着好乖乖从家里走出来,绕过墙,赶到教授楼前。好乖乖在前导路,大发随后跟着,在仄逼逼的楼梯道里行了不大工夫,好乖乖就朝一个小门指了指。大发一推门,不知什么东西兜顶砸来,扑了他一身的灰。他也顾不得痛,抹了抹眼,一望,果真有两个人正相持不下哩。在那年轻人的手里的,是个苍苍白发遮盖住鼻子的老教授。老教授正用绝望而怒不可遏的目光紧盯着年轻人的脸。

  好乖乖说:“一郎,有人揍你来了!”一边防着别人战斗到她身上。

  一郎头也不回地说:“他来得正好!我倒看看谁惹得起我!”便猛一松手,老教授腿一软,顺墙滑下去,又找了个支点,弯腰站起。

  一郎已将头转过来,向着大发。大发不由得一哆嗦,又强作镇静,鼓足了战斗力。于是两个人便如两匹猛虎一般大打出手。房间里纷纷杂杂的都不知是什么响声。

  再看那大发,竟然越战越勇,勾劈推拉,一招一式滴水不漏。而那一郎也不甘落后,弹踢扳冲,比他弟弟二郎神更多三分巧妙。一时间战过十七八个回合不分胜负。大发灵机频生,将那一郎攻得暗暗称奇,不免有时失手。大发犹有余力,直把自己当成那白马上的王子,心中也就欣然自得,一边迎战,一边又要设计出几个更加潇洒的动作。他那对眼止不住朝着观战的好乖乖溜去。好乖乖兴奋得将双掌相向着乱摇,正用怪声对他喝彩呢。大发情不自禁,刚要赞颂她的美丽,脑门上却挨了重重一掌。

  脑瓜在陡然来的黑世界里跳上两跳,急将用功的手去推时,已如遇上了千年磐石,哪里推得动!耳朵里风嘶马鸣钹声锣声一起响来,那双眼也被那红桃绿柳遮来掩去,脚下的武步也便如灌足了十七八斤的白酒,扭起秧歌来了。

  两个男儿的战局急转直下。那一郎赛似蛟龙出水,步步紧逼;这大发却如千里溃堤,节节败退。大发无心恋战,暗想在门口那里筑起一道防线来。但这一郎却是通晓战术的,一旦兵临城下,便势若摧枯拉朽,也不管哪是头儿哪是胸哪是腿儿,只顾雨点般地袭击过去,不过半分钟,那大发城池已破,躺在地上不得动弹了。

  在这战火中,老教授将那长绺的稀疏白发护住秃了大半个的脑瓜,便含笑看着。

  一郎的凯歌倒是没唱,也并不持鞭击镫,只是一声唿哨,扬长而去了。

  那大发伏在地上听见脚步声在楼道中渐行渐低,自觉无颜,便抱着个头,弓腰曲背地随后离开了。

  这之后的几天里大发也不在先觉寺街露面,整天鳖缩在家里总结教训。但他得到的并非英雄末路的感慨,当他在一个礼拜二的傍晚行走在街面上时,已经自觉着拥有不凡的经历了。

  但是大发却免不了感到一点点的胆怯。走到外星人冷饮店前一看见那好乖乖正跟一郎在一起,便马上放低了头,缩着脖子,躲着去了。后来他的脚步就走不到外星人冷饮店附近了。

  大发不敢想那一郎,却总在想这好乖乖。他觉得想着的好乖乖要比见着的好乖乖动人得多。于是,他就不希望在先觉寺街或别的地方碰到她。但是有一天好乖乖却是红着眼来他家找他了。

  “我没想到他揍你揍得那么狠!焙霉怨运,“他要是揍我爸也揍那么狠,我爸就完了!焙霉怨粤成系纳衿么蠓⑿亩。

  “他揍你爹干嘛?”他说。

  “我爸骂了他,他才揍我爸的!焙霉怨运,“他想把我爸的头发掀开。我爸恼了。我劝不开他们!贝蠓⒅V氐厮担骸澳愀美凑椅!薄耙焕伤倒崮阕崴呈至!薄岸锿醢说!”“我让他看见你,他就不揍我爸了!焙霉怨运底,取出一颗糖来吃;ㄉ侵秸丛谒焐,她吐出气流把它喷掉。

  大发脸色稍微一变,觉得心也凉了若干度。

  “他不该揍你这么狠!焙霉怨钥醋潘难鬯。

  大发低低地说:“你的爹真老!薄拔野治迨瓴沤峄!焙霉怨运,“我妈见他老就走了。谁也别想把我爸的头发掀开!”大发鼻中淡淡嗅出从好乖乖口内飘出来的薄荷甜味。他没有说话,内心觉得平静极了。好乖乖嘎嘣一声把糖块咬碎了,快嚼了一阵,解决了它。她又要说话了。

  “一郎不让我见他了!彼底,陡然间那对红眼睛里便泪光烁烁的了。

  大发扭转脸,不去看她,也不作声。

  “你去说我都快不能活了,能吧!焙霉怨匀ダ母觳,她这分明是在恳求他了。

  大发感觉出她的手的握力,迟疑了一阵,转过来的脸便已经赤红了许多。好乖乖随后听着他的牙齿间咬得格崩一响,自己的手已被他紧捉住了。她那两眼里忽然满是着恼,猛一下将手抽出来,瞪着眼,说不出话。

  大发暗暗恨一恨自己,才说:“我就说你离开他活不成!”好乖乖神情平复下来,因为感觉到了希望,脸上便有了喜色!拔一沟蹦闩滤!彼。

  “老子天生的好汉,怕谁!”大发朝她狠狠地嚷了一句,就看着她走了。自己刚要品一品心底的滋味,却见振华赛似当了美国副总统一般地笑着走进来。

  “你跟她叽叽咕咕的净说些什么,我一来就散了!彼蛉ご蠓⒌,“原来你也在勾搭少女!”大发推开他,口里说:“她真圣洁!弊约阂埠鋈痪醯糜辛耸欢值某绺。

  很快这位好汉就开始真正为难了。不光先觉寺街的人们不熟悉一郎这个人,就连那个女孩也对他的来历一无所知。只有振华以前曾经见他去过劳务中介所。大发心想见过了好乖乖就不用再去看别的傻瓜了。他觉得自己跟好乖乖也是一路货,他实在拿不准这个。大发也到底没有品透心底的滋味。

  过了一个星期,天气还照常热热的。好乖乖似乎已经把一郎淡忘了,又开始结交新的朋友。大发也就不再把她托给他办的事放在心上,那一郎便如同历来没有似的。

  大发每日都是闲着的,在大街上走来走去,也总是那样瞪着人家看,还暗把自己当成多了不起的人,似乎这城市一缺他就真会完蛋,同时也很喜欢朝陌生的人群里钻,那样做他就觉得生活很实在。而他心里一直都在等待一种他说不清的机会。

  机会总要来的。

  一郎就是乘着那种机会出现在他跟前的。他马上想到了好乖乖。他对一郎说:“你再不见她她就会死了!钡堑彼宄乜吹揭焕傻纳衿彼突帕艘幌伦。一郎脸上嘲弄人的笑容让他不安。一郎说:“她爹是疯子!彼炙,“你也是疯子。你再多管闲事老子还揍你!贝蠓⑸砩弦欢哙,不敢说话了。

  “老子揍你三次啦!币焕伤,“你把老子的树叶当成钱啦。老子不想揍你第四次啦!”他笑着,走开了,剩下大发在那里呆呆地站着。忽然大发想起一件事,他喊了一声:“面人儿!”一郎立刻停住了,僵僵地回头望着他。

  大发又说:“你爹也在城市里!贝蠓⒌难劬锶刺醋约旱挠白,心头就像被什么狠咬了一下。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2009-1-22

平特一肖最准网站-七位数开奖结果今天-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