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cite id="ddln1"></cite>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var id="ddln1"></var>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冒牌家长 作者:赵得发

 

  饭店老板读小学的儿子花钱雇了熊宝给他开家长会,这个刚进城打工一年的农民真还有滋有味地当起了“临时爸爸”太阳第二次出来了。熊宝想,该收摊子了。

  熊宝与老婆大凤在这个街角摆摊擦鞋,一天之内会目睹两次日出:第一次,太阳从街对面“靓靓影楼”的楼顶上升起,那是他俩开始摆摊的时候;第二次,太阳在“靓靓影楼”的大幅玻璃招牌上出现,那是他俩收摊的时候。等收了摊子回到他们的住处,太阳已经早跑到这座城市西边的干净地方咳嗽吐痰去了──这是熊宝由己及人的猜测,因为他整天吸纳这个城市的滚滚红尘,每次回到住处都要不由自主地咳嗽一大阵子。

  但是今天晚上熊宝不准备回去咳嗽,他要把咳嗽的地点放到“好运餐馆”。因为今天是他们两口子去“嘬”一顿的日子。

  每到星期六晚上去“嘬”一顿,这是熊宝在上个月与老婆订下的规矩。他的理由是,已经在城市呆过一年多了,生活习惯也要尽量地与城市接轨。城里人习惯于过周末,每到星期六、星期天都用各种法子乐活乐活,那么咱们到这时候也要乐活一下子。他们的乐活是以城里人的乐活为前提的:每到周末,许多城里人都去逛公园,离公园不远的这条街上人来人往,他们的生意便比平时多了好多,让他们低头弓腰一直干到傍晚。这一天特别累,收入自然也多一点,所以他们也就有了乐活的理由。

  “靓靓影楼”反映过来的太阳越来越红,熊宝也伺候完了最后一名顾客。他扭头看看,大凤的活儿还没干完,她面前还有一位四十来岁的男人。同样在这里摆摊,大凤的生意就比他好许多,一天下来总比他多擦几双。熊宝知道,这因为大凤是个女人。女顾客认为女人干活仔细,乐于让她给擦;男顾客不光这样认为,还另外揣了一根花花肠子?窗,现在那个男人坐在大凤面前,就将一双狗眼盯到她的胸口上去了。大凤的胸脯很出色,干这活又必须前倾,在这夏秋季节很能给一些擦鞋的中老男人养眼。熊宝刚发现这点时受不了,可是后来他想,反正大凤对咱是忠诚的,反正他们看了也是白看,也就觉得无所谓了。这会儿,他从大凤那边收回目光,低头收拾起自己的摊子,把鞋油、鞋刷、抹布等等都装到了破提包里。等那边的男人踩着焕然一新的皮鞋走掉,他又去帮着大凤收拾。而这时的大凤,站到一边龇了半天牙才将自己的腰杆儿弄直。

  “好运餐馆”在一百米之外,是熊宝两口子常去的地方。之所以常去,是因为这个餐馆小,饭菜便宜。

  两口子来到那里,站在门口的老板娘热情地迎接着他们。进店后,这边老板娘给安排桌子,那边姓万的老板就笑容可掬地问他们用什么饭菜了。熊宝和大凤心情十分熨帖,他们要上两个便宜菜,一瓶啤酒,然后就到水池边去洗手上的鞋油。当然,熊宝洗手时忘不了咳嗽,咳嗽个十几声,便觉得肺里清爽多了。

  今晚万老板的生意很好,六张桌子全占满了,让他的儿子万路路做作业都找不到地方,只好在墙根安了个凳子。熊宝两口子早已从老板娘的口里得知,这个万路路正念三年级,因为学习不好,整天惹他父母生气。

  这会儿,万路路低头写上几个字,便停住笔看他们两口子。因为看时不抬头,那两个眼白便显得格外硕大。

  熊宝发现了,向大凤小声嘟哝:“这孩子,瞅人怎么这么个瞅法?就像咱白吃了他家东西似的!贝蠓锵蚰潜呖纯,说:“这孩子学习不用心!毙鼙λ担骸暗仍勖歉苌涎Я,也把他接到城里来上!贝蠓锼担骸澳堑玫仍勖且材芸鸩凸!彼档秸饫,二人都不说话了,都在想他们的孩子根根。根根今年三岁,正放在老家让爷爷奶奶照看着。

  大凤眼泪汪汪地道:“咱们也太狠心,就这么把他长年扔到家里……”熊宝说:“咳,把他扔到家里,还不是为了他?大凤,别弄那个样子,咱们喝酒!”大凤喝一口啤酒,说:“我看,咱们今后别到这里吃饭了。两个乡下人,还过什么周末?把钱留着办大事吧!毙鼙λ担骸霸鄄痪褪窍笳餍缘穆?你看,咱要的是什么菜?土豆丝,芹菜,一瓶啤酒,两碗拉面,总共才花十六块钱!贝蠓锼担骸叭绻厝プ约鹤,那也能省下十块!毙鼙ο肓讼胨担骸昂,好,听你的,往后不来了!币蛭龀隽苏饷粗卮蟮木龆,熊宝喝酒的态度变得严肃庄重起来。喝一口酒,便四下里看看,好像要把这餐馆里的情景牢牢记到心里。

  此时给他最深刻印象的,还是万路路瞅他们的眼神。不知为什么,这孩子今天晚上老是瞅他们。熊宝想,难道我俩脸上有没洗净的鞋油?他到大凤脸上找,没有找到,于是就问大凤:“你看看,我脸洗没洗净?”大凤看看他,说:“可以呀!毙鼙︵竭娴溃骸罢夂⒆佑械阈懊哦!闭底,那边的万路路突然尖声叫了起来。他俩扭头去看,原来是万老板正拧他儿子的耳朵。万老板咬着牙道:“你又不用心!你又不用心!”老板娘过去了,她瞪丈夫一眼说:“干什么?说动手就动手,有你这样的爹吗?”万老板的手放开了,却又用脚去踢了儿子屁股一下。他站在那里吼:“路路我告诉你,你现在已经升上三年级了,如果还像二年级那样,一考试分数就排到后边,看我不扒了你的皮!”万路路早已哭了。他娘摸着他的耳朵抚慰片刻,说:“路路,谁叫你不好好做作业呢?还不快写!”万路路擦擦眼泪,又低下头写起来。奇怪的是,他又不时用那种眼神去看熊宝和大凤。

  熊宝说:“这孩子,又瞅咱!贝蠓锼担骸氨鹑盟蛄,咱们快吃完走!绷娇谧咏胪肜婧艉羿噜喟堑蕉抢,就结了账走出店门。

  他们的住处离这里不远,沿着一条胡同走进去,有一个年久日深的院子。房主早已在别处买了楼房居住,这里就向外出租了。三间正房让一家城里人租去,熊宝与大凤租了一间小东屋,一月二百块钱。虽说价格比城郊贵,但好处是离闹市区近,出了胡同就可以摆摊。

  熊宝与大凤回到住处正在开锁,没想到门外一阵“咕咚咕咚”的脚步声,原来是万路路跑来了。

  大凤问:“哟,你这孩子,到这里干啥?”万路路朝正房警觉地看一眼,小声道:“外头说话不方便,到屋里吧!毙鼙此谎,笑道:“莫非是党组织派你送信来啦?”走到屋里,熊宝打开那台从旧货市场买来的十四寸黑白电视机,一边看一边道:“小子,有什么事说吧!蓖蚵仿肺剩骸靶苁迨,你晚上有空吗?”熊宝说:“有呀,干什么?”万路路说:“你给我当一回爸爸好不好?”一听这话,两口子都把眼睛瞪大了。熊宝说:“给你当爸爸?那,你把万老板放到哪里去?”万路路一笑:“他在家里当爸爸,你在外面当爸爸!贝蠓锛泵Χ紫律碜,向万路路切切相问:“你这孩子到底要干啥?快说明白!”万路路说:“是这么回事:我们老师昨天下了通知,今天晚上要开家长会,我想让熊叔叔代替!贝蠓锼担骸暗泵芭萍页?这哪能行?你怎么不叫你爹去?”万路路咧咧嘴道:“咳,别提了。以前都是他去或是我妈去,到那里听老师说我不好,他们回到家就打我……”熊宝问:“你是怎么个不好法儿?”万路路忸怩道:“老师说我学习成绩不好,光贪玩,还,还调皮捣蛋……”熊宝点点头:“嗯,你这么个熊样子,也真该揍!”万路路急得要哭,扯着熊宝的衣服说:“叔叔,你去当我爸爸吧,我再也不想让他们去啦!求求你啦!”熊宝:“好好好,我答应你?墒,我去行吗?我哪长你爹的酒糟鼻子?”万路路说:“这你放心,我刚升上三年级,老师换了,她不认识你的!”熊宝说:“嗯,这样是可以!还,我一个堂堂的男子汉,去给你这么个不争气的儿子当爹,不是掉价吗?”万路路胸有成竹地说:“我不会叫你吃亏的,我给你钱!开一晚上会二十块!怎么样?”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了两张票子!罢庋,你再到店里吃饭,总能加两个菜吧?”熊宝看了两眼那钱,警惕地问:“你哪来的钱?”万路路不无得意地道:“我的呗!我老爸老妈给我的零花钱,一月都是二三百!”熊宝将钱伸手抓过去,说:“日你妈的,我去!”万路路像大人那样伸出手说:“好,咱们成交了,握握手!”熊宝把他的手一打,说:“滚你妈的蛋!你说,你是那个学校?”万路路说:“九小。就在文化路。你到三年级八班教室里坐着就行。哎,老师说是八点开会,时间快到了,你快去吧!”熊宝说:“好!钡钥桥牧伺挠炙担骸靶∽,你到底不是我的亲儿子,我到那里怎么向老师说话呢?”万路路交代:“好办。你到那里不要多说,只要老师讲我的事,你就光说这么一句:我们教育得不够,我们教育得不够!毙鼙πα,冲万路路的屁股揍一巴掌:“好,快滚回去吧!你爹我要去开家长会啦!”万路路欢快地跑出了院子。熊宝向大凤说:“怎么样?又多了一条挣钱门路!贝蠓锼担骸拔揖醯谜馐虏徽ρ。不过,去就去吧。不然的话,那孩子挨他爹揍,也怪可怜的!毙鼙λ担骸昂,那我就去了!彼底啪拖蛲庾。

  大凤叫住他说:“你看你那身衣裳,油渍麻花,怎么见人?快换上西装!”熊宝是有一套西装,是花一百二十块钱买的,主要用于回家时穿,以便在乡亲们面前证明自己在城里混得不错。熊宝现在换上它,又拿大凤的梳子整了整头发,这才走出门去。

  九小离熊宝的住处也就是步行十多分钟的路程。等他走到那里,找到三年级八班教室,见里面已经坐了十来个中年男女。有个四十出头却画着一双柳叶眉的女人看见他,站起身问:“你是万路路的家长吧?”熊宝心虚地点点头:“是!彼底啪偷揭桓鑫蛔由献铝。

  女教师走上讲台,说:“好了,都到齐了,咱们开会!彼茸隽俗晕医樯,说她姓鲁,然后居高临下地瞧着家长们说:“各位,我是从暑假后接手这个班的,一接这个班我就考虑:我将首先认识哪些家长呢?结果,今天有幸认识了你们十位。很抱歉,我知道像这种劣生家长会谁也不愿参加,但咱们又不得不见面。因为,促使劣生转化,促使后进面的转化,是老师、首先是班主任的一项重要工作。然而,这种转化又不是学校一方能做好的事情,它迫切需要家长的密切配合。大家要明白,你们的孩子学习不好,这可不是小事,直接关系到你们孩子的前途问题。不光他们,就连老师的前途也会受影响的。你们大概知道,我们当教师的是吃职称饭的。而职称的晋升,是直接与教学成绩联系在一起的。所以,哪个老师也希望自己的学生中间多些优秀生,少些差生、劣生。否则,我们的累赘就大了……所以,我们今天就召开第一次十名最差学生的家长会议!碧鲜驳秸饫,除了熊宝,其他九位家长都惭愧地低下头去。

  鲁老师眼镜片后闪现出气愤的光芒:“下面,我先把你们孩子在学校的表现通报一下。先讲一下万路路。万路路的家长请注意!”熊宝欠起屁股点点头:“鲁老师,我听着呢!”鲁老师看着本本道:“你这个孩子毛病太多,真是叫人头疼!毙鼙泵Π凑胀蚵仿返姆愿浪档溃骸笆,我们教育得不够!甭忱鲜λ担骸八拿∧,归纳起来主要有这么几条:第一,上课不认真听讲。

  据我观察,也据其他课的老师反映,万路路一堂课认真听讲的时间从不超过十五分钟,不是在桌子上课本上乱写乱画,就是做小动作干扰其他同学学习……“熊宝又说:”我们教育得不够,我们教育得不够!奥忱鲜绦渫蚵仿。她说,万路路平时很少能完成作业。尤其是家庭作业,他从来就没做够老师布置的题量。另外还有最恶劣的事情:这孩子小小年纪就品行不端,老是纠缠女孩子。上个星期一个女学生向老师报告,放学后,万路路竟然要约她去咖啡厅坐坐,并说爱上她了……说到这里,旁边几个家长笑起来。熊宝也忍不住发笑。

  鲁老师板起脸来斥责他:“你还笑?你身为家长,难道不为孩子感到羞愧、感到耻辱吗?”熊宝急忙收敛笑容,把头点得像捣蒜:“是是是,我们教育得不够,教育得不够!”散会后,熊宝一路走一路生气;氐阶〈,正看电视的大凤笑着说:“回来了呀?我还寻思,你今天晚上到好运餐馆睡觉呢!”熊宝往床上一躺骂道:“我睡他姥姥!”大凤问:“怎么啦?”熊宝说:“奶奶的,叫那个女老师训毁了!咱给人擦皮鞋就够下贱了,没想到,当劣生家长更是下贱!丢人,丢死人了啦!”大凤“咯咯”地笑了起来:“这叫屎克螂爬到屎罐里,自找倒楣!”熊宝咧着嘴说:“对,是自找倒霉,谁叫咱图那二十块钱呢?以后,我可不再去了!贝蠓锼担骸澳悴蝗ノ胰,反正晚上闲着没事。不就是训两句吗?就当是演电视剧还不行?”熊宝说:“好,那你下回就去演电视剧!绷礁鲂瞧诤,大凤演电视剧的机会果然来了。那天下午五点来钟,两口子还没收摊,万路路找到他们说,老师让他的家长去一趟,请熊叔叔再去代替,说着就掏出二十块钱给他。

  熊宝向大凤努努嘴:“这次叫你妈去!蓖蚵仿房纯此,说:“行呵,那你快去吧,老师正等着呢!贝蠓锟纯刺煲巡辉,该收摊了,就起身回家,换了衣服去了。

  到了九小,按照万路路的指点,找到鲁老师的办公室,鲁老师却上上下下看她,一脸诧异地问:“你是万路路的母亲吗?你多大年龄生的他?”大凤这时才想起,熊宝年龄比她大六岁,与万老板相差不大,而自己与老板娘相比就差多了。好在她脑筋转得快,真的演起了“电视剧”:“我,我是她后妈……”鲁老师就信了,点头说:“嗯,这还差不多!苯幼,鲁老师就谈正事了。原来这次不是开家长会,是专找万路路的家长谈话。

  鲁老师皱着眉头说:“你说你是怎么教育的孩子?万路路怎么那么下流无耻?”大凤问:“他怎么啦?”鲁老师说:“他给一个女同学乱起外号,把人家气得都不愿上学了,今天她家长来到学校,说我教育得不够,冲我发了半天火,你说我冤枉不冤枉?……”说到这里,鲁老师眼里已经开始喷射愤怒的火星了。

  大凤怯怯地问:“万路路给人家起了什么外号?”鲁老师说:“那个女生姓白,你猜他怎么叫人家?‘白、带、多!’”大凤听了想笑,但她记起自己充当的角色,连忙说:“是我们教育得不够,是我们教育得不够!苯酉吕,鲁老师让他们加强对万路路的教育,今后要保证他不再做出类似的事情。大凤唯唯诺诺,直到鲁老师火气发泄完了,才像落水母鸡一样狼狈地逃出校门。

  回来一讲万路路的“创作”,熊宝笑得在床上直打滚儿。他说:“这个兔崽子,怎么会给人家起这样的外号呢?”大凤说:“万路路也太损了。抽空咱们得教育教育他!钡诙彀,万路路鬼鬼祟祟来到了他们摊子旁边。没等他说话,熊宝就劈头盖脸了起来:“万路路你小小岁数,怎么那么流氓呢?你叫人白带多,你知道白带是什么?”万路路做一个鬼脸:“嘿嘿,我也不知道。我是从电视上看到,有个广告老说,什么药品治白带多……”原来是这样。熊宝与大凤都哭笑不得。

  大凤向万路路说:“以后可不能再那么叫了,那是骂人的。听见了吗?”万路路点点头。

  接着,他看一眼熊宝,再看一眼大凤,脸上现出忸怩神色。

  熊宝说:“还有什么事?说吧!蓖蚵仿匪担骸拔以俑忝且桓稣跚幕岷冒?”熊宝说:“你说吧,怎么个挣法!蓖蚵仿匪担骸澳忝翘嫖易鲎饕,一晚上五块!贝蠓锍跃匚剩骸罢娴?”万路路一挺胸脯:“真的!男子汉说话,吐口唾沫砸个窝!”大凤说:“你晚上到我们那儿,你父母同意吗?”万路路说:“没事,我就说餐馆里太吵,我到同学家里做作业!贝蠓锍蛄诵鼙σ谎,见熊宝微微颔首表示同意,就对万路路说:“好的,你晚上来吧!蓖蚵仿纷吆,两口子算起账来:一晚上五块,三五一百五,减去星期天,那么一个月可以挣一百二、三十块?墒撬阃旰蟠蠓锶从钟淘ィ骸澳闼,这种钱,咱们好意思能挣吗?”熊宝说:“还有什么不好意思?是他找的咱,又不是咱找的他!贝蠓锞筒豢陨。

  晚上,熊宝与大凤刚吃完饭,万路路果然来了。他将书包往桌上一扔,从里面扯出一些书本,说:“我跟你们说说今天的作业?春昧,语文是把第十课的课文抄写两遍;数学呢,是把这一页的习题,第五题到第十八题做一遍。喏,这是语文作业本,这是数学作业本,开始吧!”说完,这小子就拿起一本卡通画册,坐到一边看了起来,一边看还一边摇头晃脑。

  熊宝看着他这样子,气得直咬牙关。大凤却摇摇头,笑一笑,便坐下来准备做作业。

  可是,她一拿起书本凝视片刻,却将鼻子一出溜,拿书本捂在脸上哭了起来。

  万路路发现了,扭过头问:“你怎么啦?不会做是吧?叔叔你会不会?你如果再不会,那你们就别想挣这份钱了!”熊宝向他瞪起眼道:“你他妈的就知道钱!你姑姑再差,也不至于连三年级的数学题都不会!你知道她想起了什么?肯定是想起了她的小时候!”接着,熊宝就向万路路讲大凤当年的事情:她本来上学上得好好的,学习成绩也不错,可是家里交不起学费,只好中途不上了。结果连个初中都没念完,所以,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伤心。

  熊宝说完了,大凤擦一把眼泪,向万路路说:“路路,你有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就不好好学习呢?”万路路低下头去,喃喃地道:“我,我觉得学习不好玩……”大凤说:“你没想想,你就这么下去,长大了怎么办?”万路路说:“怕什么?我家有钱!毙鼙τ稚耍骸澳阋晕星褪裁炊加欣?再说,你家还能有多少钱,不就是开了个小饭馆吗?在这个城市算个啥?你知道不,街南头那家大商店,也是一家两口子开的,可是说垮就垮了。再说,你爸你妈总有一天要老的,他们不能养你一辈子。你从小不知道学习,长大了肯定吃不开的……”听了这话,万路路低下了头去。

  大凤说:“路路,听我的,从今往后好好学吧!蓖蚵仿返愕阃。他说:“我不叫你们替我做作业了,我自己做!彼底啪褪帐笆榘。但收拾了几下又停下手说:“我不愿再到餐馆里去,吵得我头疼!贝蠓锼担骸澳抢镎娌皇茄暗牡胤。这样吧,你就在这里做,不会的我们可以给你讲讲。再说,还有你熊叔叔,他高中毕业,什么问题也难不住他!蓖蚵仿沸朔艿氐愕阃罚骸疤美蔡美!”接着,万路路开始做数学作业。头一道题就不会做,大凤便给他讲起来。万路路听明白了,便趴下身去往作业本上写。

  一个小时过后,万路路做完作业,一边收拾书包一边说:“咳,我爸我妈要是像你们俩就好了。他们就知道向我叫唤:做作业做作业!做不完就剥你的皮!可是呢,我做不完他们也不管,他们只知道挣钱,挣钱……”熊宝与大凤听了直摇头。

  这时,万路路突然叫起来:“噢,对了,钱!我该给你们钱!”说着就从衣袋里往外掏。

  大凤阻止了他:“路路你别这样,我们不能要你的钱!蓖蚵仿反笊溃骸霸勖墙埠昧说穆!”熊宝说:“作业是你自己做的,怎么能要你的钱?你小子快滚吧,明天晚上愿来的话就再来!”万路路便郑重地向她行了个礼:“谢谢叔叔!谢谢姑姑!”然后一溜烟跑了。

  熊宝看看万路路的背影,转身对大凤说:“万万想不到,咱们俩成了活雷锋!”大凤推他一把:“什么雷锋不雷锋的,咱是不忍心看这孩子毁了。再说,咱们借着辅导万路路,把那些课程复习一遍,等咱根根来上学时也好用上!毙鼙σ慌拇笸龋骸岸,这是最根本的!”从此,万路路每天晚上都到这里做作业,并接受熊宝两口子的辅导。几个晚上下去,两口子渐渐有了分工:熊宝辅导语文,大凤辅导数学。不但有了分工,他俩还商定开展竞赛:看谁能让万路路进步得快。这样一来,两口子兴趣大增,辅导起来格外用心。

  有天晚上,万路路带来的作业是一篇作文:《记一个熟悉的人》。万路路不知道该怎么写,熊宝就启发他说:“这还不好写?路路,你说你最熟悉谁?”万路路想了想说:“我最熟悉我爸爸!”熊宝说:“那你就写他呀!”万路路拉长着脸道:“可我爸爸没有好事可写!毙鼙Φ裳鄣溃骸罢馐鞘裁葱醋鞴勰?你们老师让你光写好事啦?”万路路摇摇头:“没有!毙鼙λ担骸罢饩投岳!这种记叙文,只要写得生动有趣就可以。你想一想,你爸爸干没干过一些有趣的事情?”万路路想了想,便讲了他爸爸的许多趣事。原来,那个万老板十分贪酒,每天晚上关了店门以后都要喝酒,直到喝醉。妻子不让他喝,他却死皮赖脸地哀求。有一回,他就跟妻子叫妈:妈,妈,再给我一瓶吧!还有一回,万老板已经喝醉了,可是还要酒,妻子坚决不给,他自己端着杯子糊里糊涂地去屋里找,结果真倒了一杯来。妻子一闻就叫起来:死鬼,这是什么呀?这是儿子的尿──他把痰盂当作扎啤桶了……听了这些故事,熊宝与大凤都笑岔了气。熊宝好容易才止住笑,向万路路说:“你把这些事写出来,一定是篇好文章!”万路路让他点拨通了,立即奋笔疾书,很快就把作文完成了。

  两天后一个傍晚,熊宝和大凤还没收摊,万路路找到他们说,晚上又开家长会,让他们参加。

  大凤因为正在行经,身体因乏,就说:“这次叫你叔叔去吧!毙鼙Τ坏裳郏骸笆裁?没钱了就让我去挨训?”万路路急忙说:“给你钱给你钱!”说着就往外掏。

  熊宝突然来了英雄气概:“嘁,谁稀罕你的臭钱?我去!不就是挨两声训吗?又不是抛头颅洒热血!”晚上,他真的去了。到十点来钟回来,万路路已经走了。大凤问:“会散啦?怎么样?”熊宝往床边一坐,龇牙咧嘴道:“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大凤急忙问是怎么回事,熊宝便讲了他今晚的遭遇:他一到学校,鲁老师就冲着他笑,笑得他心里发毛。他问老师笑什么,鲁老师笑得就更厉害了,好半天才捂着肚子说,哎哟哎哟,万老板你到底喝过几回儿子的尿?原来,她看了万路路的作文,就把万老板的事迹安到他的头上了。

  大凤一听,也笑得肚子疼。

  熊宝又说:“这事是丢人,可是到了开会时就不丢人了。鲁老师讲,万路路进步很快,上课也用心听讲了,作业也认真完成了,这个星期搞单元测验,他的语文数学都是良好!贝蠓锾,将巴掌一拍兴奋地说:“咳,太好啦!等下回开会,我去听听!”熊宝说:“你去就你去,我可不想再让鲁老师说喝尿的事!币院,万路路还是每天晚上过来。大凤眼见万路路学习上进步很大,老想亲耳听一听老师的表扬,然而又一个月下去,也没听说再开家长会。

  这天晚上到了辅导作业的时间,万路路喜滋滋地跑来了,大凤问:“是不是要开家长会?”万路路摇摇头:“不是。我是来告诉你们,我们晚上再不用做作业啦!”熊宝和大凤这才注意到万路路身上没带书包,他们诧异地问:“不做作业了?为什么?”万路路说:“老师说,这是减负,晚上不留作业,考试也不排名次。哎呀,我们都高兴坏啦!谢谢你们,你们辛苦啦!我走了,我要到街上玩电子游戏去呀!”说罢,他转身跑出了院子。

  熊宝和大凤坐在屋里面面相觑。大凤说:“不做作业啦?以后就不用咱辅导啦?”熊宝苦笑道:“你看,咱们为他忙活了好几个月,他父母都不知道,咱真成了无名英雄了!”大凤说:“如果这孩子懂事的话,他应该继续把学习抓紧。晚上没有作业了,那就在白天好好学习。咱得跟他父母说说!毙鼙λ担骸澳阏宜翘,是想邀功请赏咋的?”大凤说:“好好好,那就算了!贝诱馓焱砩现,万路路再也没到过这里。熊宝与大凤在街上擦鞋时,偶尔也能看到万路路的身影,那是他早晨出门上学、傍晚放学回来。但是“好运餐馆”离他们摆摊的地方很远,看不清楚。

  这天是星期六,早晨刚安下摊子,大凤忽然看见,万路路在他母亲的带领下向这边走来了。她心里“怦怦”跳着,指点给熊宝看。熊宝看了看说:“大概是去逛公园。哎,咱们别喊他,看那小东西对咱什么态度!崩习迥镒叩秸饫,对墙根一溜擦皮鞋的人连看也不看,径直向公园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手上牵着的孩子,走过熊宝与大凤面前时,只是扭过头来仓促地瞅了一眼,然后也走过去了。然后,再也没有回头。

  大凤看着他的背影,向熊宝嘟哝道:“你说这孩子,怎么不记事儿?”熊宝摇摇头:“城里孩子,大概就是这种德性!”大凤说:“不过,我还真是有点儿想他!毙鼙λ担骸澳惚鹣胨,还是多想想咱根根吧!庇谑,两口子就又说起了他们的儿子,盘算着什么时候把他接到城里。大凤无比憧憬地说:“等根根来这里上学,咱再去开家长会!”熊宝说:“对,到那个时候,咱就不是冒牌的啦!”说这话时,太阳已经从街对面“靓靓影楼”的顶上升起来了。夫妻俩坐正身体,冲来往行人起劲地吆喝起来:“擦鞋啦!擦鞋啦!一块钱一擦,保您满意!”……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2009-1-22

平特一肖最准网站-七位数开奖结果今天-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