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cite id="ddln1"></cite>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var id="ddln1"></var>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迷途的羔羊 作者:白帆

 

  一

  陈秘书长拿起一枝红色的毛笔,在政治处送来的文件上画了一个圈,写上一个“阅”字,然后推开文件,拉出抽屉,拿出一听龙井茶,打开描金画凤的茶叶盖,轻轻一抖,几缕茶叶滑进了小巧玲珑的宜兴紫沙茶壶里,不多不少,正好够泡一壶。他不紧不慢地站起来,拿起热水瓶,倒了满满的一壶滚烫的开水,然后踱着四方步,走到沙发上坐下,看起当天的《人民日报》来。

  多年的政治生涯使他养成了不紧不慢的习惯。凡事不出头,不落后,既可免除枪打出头鸟的无妄之灾,又可避免落后挨打的窘态,永远优哉游哉,在险恶的政治斗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这是他稳坐在今天这个至关重要的位子上的一大诀窍。

  突然一阵冷风吹进来,陈秘书长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他皱着眉,看着探头探脑的老赵,说:“有什么事吗?进来把门关上再说吧!闭源Τた戳丝词种械谋始潜舅担骸罢舛屑讣滦枰胧荆阂,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去北京参加各省市办公经验交流会了,大会发言材料还没写,你看叫谁写比较合适;二,这一期的《政府工作简讯》校对稿来了,一共十八万字,印刷厂要求三天之内校对完送去;三,刚才刘老打电话来说,他要写字,请小秦去帮他磨墨、牵纸。我们处里的情况你是知道的,虽说有十来号人,可组织部的王部长的夫人身体不好,总得照顾一点吧。老张是五十多岁的老科长,人家革命了大半辈,总不能叫他做这样的小事吧。几个小青年,不是省长公子就是局长媳妇,谁也叫不动他们,你看这几件事怎么办?”秘书长走到办公桌前停了下来,慢慢地坐下,说:“最近那,我常常在思索小平同志说干部队伍要年轻化的涵义。我想啊,这就是说,我们这些老同志要敢于放手使用年轻人,要敢于放手让他们挑大梁,出大力,流大汗。你们处里不是有个新来的大学生叫秦什么吗?我看他是个好苗子,踏实肯干,我们应该进行重点培养!薄罢饷炊嗟氖,恐怕他一个人做不完吧?”赵处长犹豫着说。

  “你这个人那,思想怎么这么保守呢?不要怕给年轻人压重担,要相信他们有能力完成任务。再说我们也不是袖手旁观,我们要给他们以指导,帮助他们走上正轨!薄翱墒窍衷诘哪昵崛硕季孟笸米,不象我们年轻的时侯,党叫干啥就干啥,他们是不见真佛不烧香啊!泵厥槌こ烈髁税肷,说:“这样吧,你跟他谈一谈,你们处里现在青黄不接,正是年轻人发挥作用的时候。目前处里正缺一个副处长,组织上觉得他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正在对他进行综合考察,希望他能够经的起组织上的考验!薄懊厥槌,你这话当真吗?我熬到处长可是费了三十年的时间啊,你也太便宜那些年轻人了吧?”老赵不禁愤愤然起来。

  “这个吗,组织上自然会通盘考虑。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不要随便闹情绪,这一点可千万要记住!泵厥槌づ牧伺恼源Τさ募绨蛩。

  二

  全国大会的发言材料终于写完了。

  秦辉坐在写字台前,丝毫没有睡意。

  他想着今天处长跟他的谈话,心里涌起一阵阵激动。省直机关这几年进了不少个大学生,口碑都不怎么样?伤醯米约焊切┤瞬灰谎,那些人平时娇生惯养,爸爸妈妈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自以为是天之骄子,不可一世,到了省政府后,觉得自己比那些部队转业的人文化水平高多了,不屑于做那些跑腿打杂的小事,大事又没有机会做,个个怀才不遇,牢骚满腹。秦辉却不同,他是从鄂西北的深山老林里走来的,对于人生的艰难和痛苦有着更深层次的理解。

  他六岁的那年,是一个大雪封山,奇冷的冬天,家里没有火,仅有的一点点食物都被正在长身体的哥哥吃光了,他饿得直哭,父亲被他吵得没有办法,只好出去打猎,却一去不回了。他们兄弟俩在深山老林里哭啊,喊哪,喊破了嗓子也没有回音。八天以后,人们在猎熊的陷肼里找到已经冻僵了的父亲,抬回家以后,无论他们怎么想办法使他暖和,都不能使他恢复知觉?闪,一辈子都在饥寒交迫中挣扎,辛劳终生,却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温饱,更不知道什么是生活的乐趣。艰难使秦辉早熟,父亲的去世给他幼小的心灵压下了千钧重担,他在父亲的坟前发誓,他们这个家一定要走出饥饿和贫寒,决不再过父亲所过的苦日子。一个贫苦猎户的儿子,要走出这深渊,除了刻苦学习之外,他看不到任何捷径。家穷,交不起学费,他那面黄饥瘦的妈妈,省下鸡蛋舍不得吃,一个一个地数给他,让他拿到集市上卖掉。哥哥牺牲了上学的机会,和母亲一起挑起这个沉重的家,尽一切努力保证他一个人的学费。他很懂事,小小年纪,每天都要翻过一座高高的山头才能到学校,教室简陋,冬天北风呼啸,身上只有一件破得百孔千疮的旧棉袍,夏天光着脊背,顶着蚊子、苍蝇、蚂蚁轮番轰炸,他从来不叫苦。后来上中学了,县一中离家里有九十多里山路,他平时不回家,在学?喽,放假回家,他总是背着一大捆柴,带着包谷、红薯和咸萝卜,翻山越岭走到学校。他每天吃的是没有油荤没有青菜的食物,凭着他顽强的毅力和山里人的倔强,凭着山里清新的空气、水和阳光,凭着猎人的后代的健康的体魄,他终于从昏黄的煤油灯下走进了灯火辉煌的大学殿堂。

  他没有辜负父老乡亲的期望。他以优异的成绩从大学毕业,被分配的省政府工作,迈出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步。他的妈妈老泪纵横,天天拜菩萨,求菩萨保佑她那争气的儿子仕途顺利,身体健康,娶个好媳妇。他倒不相信菩萨,可是他相信只要埋头苦干,只要勤奋努力,就能混出个人样子来。他每天都提前一刻钟到机关,扫地、抹桌子、打开水、整理报纸,一直忙到大家都上班。上班的时候,他从不怕辛苦,别人不愿意做的小事、脏活、累活只要领导叫他,他从不推辞。在省政府办公厅工作了三年,他抬过死尸,为办公厅主任的岳父大人送过葬,为处长夫人的妹妹调动工作跑过腿,总之是埋头做事,领导叫做什么就做什么,绝无怨言。

  回想自己的人生旅途,秦辉憨厚的脸上露出了发自心底的微笑。他感到很骄傲和自豪,展望前程,更是踌躇满志。那些一起来的大学生们谁也没有写过这么重要的大会发言材料!而且还有那么多重要工作等着他,准备提拔为副处长呢!一个省政府办公厅的副处长,多好听啊,妈妈知道了,不定有多高兴呢。村子里那些乡亲们,大约又要摆庆功酒了吧,那次到省政府工作他们就说是做了府台大人呢!要是那些公子小姐们听到他被提拔的消息会怎么想呢?可能会妒忌吧?因为他们当中有些人在省政府工作的时间比他长好几年呢。要是他们不听他的话怎么办呢?管它的,谁勤奋谁得好处,天经地义,谁叫他们九点钟才上班,十点钟就开始打扑克、下棋呢?提了副处长之后,该好好考虑个人问题了。组织部的张晓梅长得真甜,身体又健康,从没有见她害过病,听说她是老大,很懂事,从小就帮她妈做家务,大概是那种贤妻良母型的,不象那些城里的姑娘娇得了不得,妈妈一定会喜欢她?墒钦饬酱胃蓟崴夹牟辉谘,不知是不是哪个小子又插了一脚。一定要咬着牙好好干,等提了副处长,不愁竞争不过那些小白脸。想到这里,秦辉暗暗下了决心。

  三

  第二天清早,秦辉意气风发,两只山鹰一般的眼睛闪亮有神,黑油油的脸上焕发着青春的光泽。他把皮鞋擦得亮亮地,穿了一套深蓝色的中山装,连风纪扣都扣得整整齐齐,浑身上下一丝不苟。

  迎着朝阳,迈着大步,哼着家乡轻快的小调,象往常一样,他提前一刻钟上了班。

  一走进办公楼,他就碰到了理发的王师傅。王师傅是他的同乡,平时总是很关照他,有什么内部消息总是悄悄地告诉他。要知道,机关的理发室可是个风水宝地,因为谁也少不了理发,包括那些省长书记们,大人物理发的时候可真热闹,有请示的,有汇报工作进展的,有专门跑来吹喇叭、抬轿子,说奉承话的,加上理发的师傅格外小心,动作又轻又慢,理一次发大约要一个小时,从剪发到刮脸,少不得要谈些天,理发室的消息往往比别处还来得快而且准。

  “你走红运了,听说你是三梯队的重点培养对象呢。副处长是肯定了的,只等秘书长办公会定下来。都说副省长的闺女看上了你,好好干,前程无量呢!”王师傅边说边满意地拍拍他的肩膀,“好家伙,我们山沟里可出了个人物了!薄澳歉龇柩就钒?脾气太坏了,我可不敢惹她!鼻鼗蕴秸庀⑾灿遣伟。

  “傻小子,这可是一步蹬天的好事,别人还求之不得呢?!”王师傅眼睛瞪得老圆。

  秦辉没怎么把王师傅的话当真;乩锢鲜钦庋,当某某要提拔的时侯,往往就传出他有什么背景之类的消息。他并不去多费时间去捉摸那些不沾边的谣言,他只想凭着自己的勤劳和能力,得到自己应该得的一份。

  眼下他得赶紧到办公室去做清洁。不然上班时间就要到了。这做清洁本来是大家的事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成秦辉的专利了。只要他不做清洁,办公桌上就布满了尘土,沙发上、桌子上、茶几上到处是报纸。好在他不怕劳动,也从不计较别人是不是也有做清洁的义务。

  “好啊,乘龙快婿吗,到底不一样啊,这么早就开始做清洁了。今后可别忘了拉兄弟一把,我可总是在洪霞面前说你的好话啊!毙∥庖槐叱宰庞捅槐咚。

  “得了吧,别拿我穷开心了,说那些捕风捉影的事,人家姑娘的名声要紧!鼻鼗愿辖糇柚顾。

  “你还打埋伏?机关里都传遍了,说你和洪霞在电影院亲嘴呢,要不然,副处长人选怎么会落在你身上呢?你这小子啊,真有两下子,闷头鸡子啄白米啊!毙∥馑低,哼着歌走了。

  秦辉心里打开了鼓。

  他们为什么说得这么绘声绘色呢?是不是洪霞真的对自己有意思,放出风来,试探自己的态度呢?这无疑是个好机会,也许他可以借这些谣言巩固自己在机关的地位,而且,如果真的有可能和洪霞联姻呢?好处显然不止是一个副处长。自己是不是应该趁机试探试探洪霞呢?对于一个世世代代的贫苦猎户来说,攀上副省长的千金,真可以说是一步登天哪!可是秦辉想着想着,摇了摇头。洪霞长得太瘦弱,每餐大概只能吃小小的一碗饭,好象风都吹得倒似的,而且脾气特大,就象俗话说的,狗脸生毛,那脸色说变就变。他的妈妈大概不会喜欢这样的媳妇。

  秦辉一边想一边手脚麻利地做事,很快就把办公室收拾得整整齐齐了?醋耪馍撤、桌椅和文件柜,一种自豪感从他的心中油然升起。有多少儿时的同伴现在还在深山老林里,跟祖祖辈辈一样以打猎为生,过着原始野人般的日子啊,他却堂而皇之地坐在这不怕日晒雨淋的办公桌前,可见皇天不负苦心人,他能够靠着自己的勤奋,一步一个脚印,过五关,斩六将,走进这令人仰视的大机关,他也能够凭着自己的力量在机关里打出自己的一片天下,为自己,也为了他那命运多舛的妈妈和兄弟,他一定要努力奋斗,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如果他能提拔为副处长,他就能得到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他就可以把妈妈从山里接出来,也享享福。他一定要娶个能跟妈妈合得来的贤惠的媳妇,一定要是个身体健康、勤快、能干又能孝顺婆婆的女人。他觉得自己不必去巴结洪霞,不必在家里养个娇生惯养难得伺候的少奶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人还是得实在一点,不能太贪心。爬得快摔得也惨,官场上风云莫测,他也不希望爬得太高,只要有房子、有足够的钱养家就够了,还是一步一步往上爬吧?墒撬卜覆蛔诺米锬俏磺Ы,如果把她惹恼了,关键时刻她在秘书长面前说几句坏话,别说副处长当不成,恐怕连例行的长工资也成了问题。

  四

  上班的时间过了十分钟了,处里的那位老科长和几个公子小姐才慢慢地边走边吃着热干面、面窝、油条之类的早餐走来。说起这位老科长,秦辉很同情他。他辛辛苦苦跟公文打了一辈子交道,性子太耿直,脾气又火爆,老是跟上级闹矛盾,也就老是坐冷板凳。等到那些会吹牛拍马的、会拉关系走后门的,加的加工资,升的升官,都闹够了,头儿们偶然善心大发,打算布点恩泽给他,一问,他已经快到退休的年龄了,不符合干部年轻化的标准,只好重新坐冷板凳。好在大家都能体谅他,平时也不要求他做什么事,他也就落得清闲,每天不过是看看报,喝喝茶,谈谈天罢了。

  秦辉看看手中的校对稿,心里斟酌了半天,决定少分一点给他。

  省委组织部王部长的夫人到现在还没来,想到她,秦辉不满地摇了摇头。她没请假,大约又去看病去了。按规定,这种情况应该算旷工,应该在考勤表上记一笔,可是人人都让着她,连秘书长看见她,也是老远就笑脸相迎,自己由何必去做这个冤大头呢?秦辉没有声张,只是不声不响地把留给她的一点点稿子放到一边。

  十八万字,他们两个合起来一万字,剩下的大约还有十七万字。秦辉把它分成了四份,送给了小王小张小李,自己留了大约四万字,然后到处长办公室,把昨天晚上赶起来的大会发言材料送去。没有办法,昨天处长在办公会上宣布了,处里大部份事务由秦辉负责,有事先请示秦辉,然后秦辉再请示处长。冲着领导对他这么重点培养,他只好不辜负领导的期望,奋力苦干了。

  从处长办公室里出来,秦辉边走边想着处长对发言材料的修改意见,又考虑到校对还得抓紧,千万不能让这一期简报误期,心里不由得着急起来,就加快脚步朝办公室里走。办公室的门紧闭着,他一推门,一阵轰堂大笑的声音就迎面扑来,小王小张小李和几个年轻人坐在沙发上、桌子上,不知正在谈什么,一个个眉飞色舞。秦辉不由得阴沉了脸,可是又不好发作,只好赶快走到自己的桌子跟前,打开校对搞,埋头校对起来。

  办公室里的空气骤然冷却下来。

  “秦辉,如今的年轻人就你运气好,爬得快啊!毙⊥醪桓始拍厮。

  “你是怎么把洪霞哄到手的?能不能介绍一下经验,我也学学?”“真是看不出,你还会走捷径,你使的什么手段把洪霞弄到手的?听说你帮洪霞洗内裤,是真的吗?教教我吧,我可不怕寒碜,只要能长工资,我什么都愿意干。喝娘们儿的洗脚水总比喝西北风强啊。如今各人有各人的路数,只有我们这些没有背景又不会吹牛拍马又臭又硬的茅坑里的石头倒霉了,混了五六年,还是个副科长,工资不够我上两次卡拉OK.真倒霉!”秦辉是山里人,一向认为男是阳,女是阴,女人服伺男人是天经地义,男人服伺女人,那就是以阴犯阳了,女人的内裤、洗脚水之类的东西,更是最最犯忌的,哪个男人沾了,就会倒霉。这几句话刺得他脸涨得通红,他攥紧了拳头,脸渐渐地转成了青紫色。

  “算了吧,你们七嘴八舌地刺人家,好象他哪儿得罪了你们似的,其实他也不过是稍微比我们混得好一点,何必呢!休息时间到了,我们去打羽毛球吧!闭未Φ暮闪执蛟渤〉厮,边说边把他们拉走了。

  秦辉真想追上去,痛痛快快地跟他们打一架,出出这口恶气,哪怕是头破血流。

  然而他把拳头松开了。他抑制了自己的愤怒。他虽然生性倔强,但是多年的艰难环境使他懂得此时此刻他必须谨慎、小心翼翼。他心里很清楚,他现在还不能得罪这些人,如果得罪了他们,等于自己给自己布下陷肼。只要能拿到副处长,其它的以后再说。

  五

  两天以后,几份校对稿都回到了秦辉的桌子上?吹酱蠹叶颊饷窗锩,秦辉不禁心头一喜,可是当他拿起校对稿仔细一看,心又凉了半截。

  这个印刷厂的情况他很熟悉,初校差错率一般在百分之三左右。平均每页大概有三十个左右的错字,可是眼前这些校样,每页大约只有三五个标出的错字,连百分之一的差错都没有找出来,有好几页完全是原封不动地退回来的。如果就这样把它交给印刷厂,等于是把差错原封不动地退回去,到时候印出来的书尽是错误,岂不等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吗?可是明天就要交稿了,他答应过处长,决不误期的?蠢唇裉焱砩现缓靡灰共凰趿。多好笑啊,人人说机关工作轻松,没想到他还要通霄加班。

  下班铃一响,秦辉就挟着校对稿冲出了办公室。他在食堂里随便买了一点饭菜,三口两口地吞下肚,就跑回宿舍开始校对。

  校对是个细致活,要心平气和慢慢地琢磨,可是今天,秦辉的心老是静不下来。眼前这些白纸黑字一个个地跳舞,白天那些嘲讽的话语一句句地从心底往上翻。要是在老家,依照山里人的脾气,他早就拿起扁担跟人拼命了。如今不仅不能拼命,还要对他们笑脸相迎。他心里窝着一肚子的火,却没处发泄,不过是因为有一点风声要提副处长。有时候他觉得城里可真难混,城里人远不象山里人那么纯朴、自然。在这里窝窝囊囊地混还不如回家痛快?墒谴侵盎丶,乡亲们会怎么看他呢?犯了错误?他的哥哥在镇供销社的工作还保得住吗?他一向是他们一家的骄傲,如果辞职回乡,他只能是一家的耻辱和包袱,无论如何他也要撑下去。好在机关领导终于看到了他是个勤奋肯干的人,只要继续努力,不愁没有升迁的机会。

  等到升了官,不愁找不到机会修理修理那帮小子们,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想到这里,秦辉泡了一杯茶,喝了几口,打起精神,静下心来,一字一句地校对起来。

  夜深了,气温越来越低,一阵阵睡意袭来,秦辉的眼皮止不住地往下坠。他放下校对稿,走到阳台上,深深地吸了几口冷空气。

  邻居的灯都熄了,四周静悄悄地,只有月光洒在树稍上落下一点清辉。

  月光下,有两个年轻人正在接吻。记得一个老猎人告诉过他,看见别人接吻不吉利,秦辉赶紧转过身,准备回屋,却听见外边传来清晰的对话。

  “洪霞,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觉呢?”这声音好耳熟。

  “赵处长,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叫金龙,是美国南加州大学的博士研究生,这次回来探亲,我们正准备结婚呢!”“那好,那好,别忘了请我喝喜酒!”赵处长打趣地说。

  秦辉心头一阵轻松,关于洪霞和他的谣言不攻自破了,大家都能够明白他不是靠洪霞才爬上去的。男子汉大丈夫,靠的是自己的能力和勤奋,哪要靠什么女人呢?不可思异?墒撬钟行┿扳,毕竟洪霞是一个很多人都想利用的极好的阶梯啊。

  秦辉重新拿起校样,一口气工作到天亮,然后倒在床上睡着了。

  六

  醒来之后,一看表,还差一刻就九点了。秦辉大叫了声“糟糕!”就匆忙擦把脸,往机关跑去。

  刚走进办公室,老科长就责怪地看着他,说:“跑哪儿去了,印刷厂来人了,处长到处找你!”秦辉急忙走进处长办公室,把校样递给赵处长,赵处长打开校样,随便翻了翻,正好发现有一个“时候”的“候”被写成了“侯”,就在上面重重地打了一个“X”,说:“你们这些年轻人那,就是做事太马虎,说了多少遍也改不了,这不,到处都是错的;褂,你明明知道今天要交校样,为什么现在才来呢?跑到哪里去了?一点组织纪律性也没有,误事啊,误事,到底是年轻人啦,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啊!彼底,连连摇头,在校样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秦辉实在忍不住了,辩解地说:“昨天下午处里的几位把校样交回来,结果到处都是错误,根本就没有改出来,我只好加了一个通霄的班,到早上才睡了一个多小时,所以来晚了!闭源Τて擦似沧,说:“你们哪,都爱强调客观,别人都不好,只有自己好,这就是骄傲自满、自高自大的表现,是妨碍进步的最大绊脚石。事情只有靠集体的力量才能完成,不能过分强调个人作用!鼻鼗晕囟硕齑,又紧紧地闭上了。

  赵处长接着说:“你起草的大会报告秘书长看了,他作了一些修改,你誊正了之后送去打印,然后送给省长、副省长,请他们审阅。另外,你到门诊部按这药单子帮我开一点药,帮秘书长把烤火的煤送回家!彼低曛,就与那印刷厂的人谈起什么样的粉蒸肉好吃来了,似乎已经忘记了秦辉的存在。

  秦辉的心猛地往下一沉,他不知道今天是什么事的罪了处长,看来他遇到麻烦了。他还得小心为妙。

  从处长办公室出来,秦辉开始抄写大会的报告。正抄着,小王在对面办公室下完了一盘棋,悠闲地走过来,看见秦辉正在一本正经地做事,就一把抢过报告,大声地念了起来:“当前市场货源充足,商品丰富多彩,绝大多数商品存在供过于求和供求平衡的矛盾!薄澳阍趺淳驼庵炙侥!这句话明明不通吗!供过于求和供求平衡说明商品丰富多彩,怎么是‘存在……矛盾’呢?”小王大声地嚷嚷。

  秦辉脸红了,他不好意思地说:“本来我写的是‘绝大多数商品供求平衡和供过于求,不会诱发通货膨胀!峁厥槌じ某烧飧鲅恿,我只好照抄!薄澳阏馊苏媸歉瞿就,你就不会再改回来吗?”秦辉摇了摇头,说:“我这小人物,哪能改秘书长写的东西呢?”小王瞪着他,从鼻子里哼了两声,说:“难怪你能爬得快的!鼻鼗悦挥锌猩,只是苦笑着摇摇头,拿起抄好的报告,到打字室去了。

  打字员不在,秦辉便坐在打字机前等着打字员。他这份材料要得很急,得马上打起来。

  坐在那里很无聊,秦辉的眼睛便到处游览着,最后落在了一份未打完的文件上。他无意识地读着:“关于若干处级干部任免的通知……”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屏住呼吸,跳过中间几行的官样文章,读到:“任命下列同志为副处长:王国华洪霞张秋菊徐新民……”他从头看到尾,又从尾看到头,就是没有看到“秦辉”两个字。他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没有“秦辉”两个字。

  这次提了六个副处长,那些天天打扑克、下棋的都提了,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两百天花在看病上的组织部王部长的夫人也提了,就是没有他这个天天忙得废寝忘食的人!太不公平了!他一把抓起《通知》,冲进了处长办公室。

  “你骗人!你们做事太不公平!我要跟你讨个公道!我要你跟我解释清楚!贝Τけ磺鼗月车呐蜃×。过了半天。他看了看秦辉手中的纸,冷冷地说:“你盗窃机关的机密文件,并且泄漏机密,这个错误的性质很严重,我们要好好研究研究,从严处理!闭饧妇浠,无异于火上浇油,秦辉一下子跳起来,说:“好,你不讲理,自然有讲理的地方!彼低,头也不回地跑了。

  一口气跑到秘书长办公室门口,秦辉猛地停下了。他踌躇着,放慢了脚步,最后还是轻轻地敲了敲门,听到秘书长说:“请进”之后,然后才慢慢地,带着几分胆怯地走进去。

  秘书长胖胖的脸上堆满了亲切的笑容,他不慌不忙地说:“坐吧,小秦,有什么事吗?”秦辉喃喃地说:“我对这次的干部调级有些看法,想跟您谈一谈!薄芭,有些什么看法呢?是不是对没调上感到不满意呢?领导上认真研究过你的情况,认为你是个好苗子,只是在有些方面还不太成熟,还需要锻炼锻炼。好好干吧,领导会看得到你的进步的。干部的选拔和使用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组织上要作综合考察,全面衡量,作为个人来说,应该正确对待,服从组织安排!薄澳钦源Τの裁匆姨富,说是您的意见……把我……作为……副处长……候选人……重点培养呢?”秦辉好不容易才把话挤出来。

  秘书长的笑容消失了。他严肃地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把你作为副处长候选人培养的呢?同志啊,不要让个人的私欲冲昏了自己的头脑,要正确对待名利、地位,当年红军长征的时候,随时随地准备为革命牺牲生命,哪里还考虑丝毫个人的名利、地位呢?”极度的愤怒和失望使得秦辉那山里人的倔劲儿上来了。他顾不得考虑后果,脱口反驳道:“你骗人!你们耍弄人!你不要拿那些大道理哄我们老百姓了。为什么那些从来不干事的人都升了官呢?不就是因为他们的爸爸是省委副书记,是什么厅什么局的局长吗?什么干部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革命化都是假的,只有一化是真的,那就是裙带关系化!”秘书长的胖脸腾地变了颜色,说:“你这位同志的思想意识有严重的问题,要好好地检讨检讨。今天就谈到这里吧,叫你们处长来吧,我有事找他!薄澳忝瞧燮!你们哄着我做牛做马,得好处的时候把我一脚踢开,比奴隶主还不如!奴隶主喝了人血,还赏一个笑脸,你们不光没有笑脸,还要踹两脚!”秦辉几乎绝望了,他一反常态,固执地大声喊道。

  这下捅了马蜂窝了。

  “你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真不象话,竟敢这样对我说话,个人主义如此严重,一点思想觉悟都没有,还副处长呢,连省政府机关都不够资格呆下去!泵厥槌さ古∽潘,对秘书做了一个手势,“把他送到政治处,通知他们,从今天起,机关半天学习半天工作一个星期,以秦辉为反面教员,讨论怎样正确对待调职调级的问题!痹跹用厥槌ぐ旃页隼吹,又怎样参加每天对他的批评,秦辉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自己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顿,满腔的希望被碾的粉碎。他觉得他的前途一团漆黑。他不知道世界上除了勤奋之外,还有什么路可以实现他的人生目标。他终日一声不啃,暝思苦想,可是他找不出答案,他开始发烧,说胡话;乩锏耐露蒜,不再说那些应景的批评他的官样文章,开始安慰他,把他送回了宿舍。

  可是他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好话,什么是骂他的话了。

  七

  一个星期以后,人们在机关里又看到了他,只是神情大变了。原本山鹰一样明亮有神的眼睛现在笼罩着迷狂和绝望。他的头发乱得象个大鸡窝,脸色黄里带青,佝偻着腰,单薄的身子勉强支撑着衣服。他的上衣的第一颗扣子在第二个扣眼上,其余的都没有扣,被风吹得一飘一飘地,仿佛要把整个人都带起来。

  他不再做任何以往他毫无怨言做的事,他手里拿着一副中国象棋,到各个处室串门,找人跟他下棋?蓟褂行┤讼煊,跟他来两盘,后来别人发现,他的棋路非;炻,常常爆发出突如其来的怪叫和哭一样的笑声,就没有人再敢跟他下棋了?伤棺プ∪瞬环,一定要别人跟他下,嘴里还唠叨着:“……官路……官路……官路……”说来也奇怪,每天一到十点半钟,他必定能够找到秘书长,不管秘书长是在办公室,还是在会议室,不管秘书长正在做什么,秦辉都站在他面前,两眼直直地瞪着他,说:“副处长……副处长……”那声音阴森森地,透着一股无法抵御的寒气,令秘书长毛骨耸然。

  开始的时候,秘书长只是觉得讨厌,叫秘书们把他带出去就算了?墒呛罄慈崭匆蝗,秘书长渐渐感到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惧,星期天他在家休息,一到十点半钟,他还是觉得秦辉的阴影跟着他,两只阴惨惨、空洞洞的眼睛直愣愣地瞪着他,要把他吞进去。他毛骨耸然,心里一刻也不得安宁。他吩咐人们把秦辉送回老家去养病,可是从那以后,秘书长每天晚上都做着恶梦,梦见许许多多的手伸向他,扼着他的喉咙,向他讨还公道。他整天无精打采,茶饭不思,每当拿起批公文的笔,手就不停地颤抖。他请了许多名医,吃了许多药都不见效。有一天,一个人跟他推荐了一个老气功师,说是能治各种疑难病症,他抱着满腔的希望去看病,结果老气功师说,这是心病,平日积歉太多,因此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无药可治,要陪伴终身,一直到他走进八宝山。

  秘书长是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从不信邪,他想或许易地而居能够摆脱梦魇,于是他到香港、深圳等地考察工作,酒足饭饱地享受南方的豪华之后,又把家搬进有当兵的持枪站岗、门卫森严的省委大院,心想这下可以高枕无忧了,谁知这梦魇还是以同样的方式,在同样的时间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出现,搅得他日夜不得安宁……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2009-1-22

平特一肖最准网站-七位数开奖结果今天-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