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cite id="ddln1"></cite>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var id="ddln1"></var>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三个女人一台戏 作者:陈丹苗

 

  1

  再过半个月就是中秋节了。新艺娱乐制作公司的老总周建安心里想着怎样跟白萍约会。他知道白萍很顾家,中秋节当晚,白萍肯定与家人一块度过。那么,中秋的前夜呢?铃……,办公桌上的电话机响了!笆前灼嫉?”周建安放下手头的文件马上去接。

  “喂,周团长吗?我是大伟。听说你们要承办一台中秋晚会,你这个老团长,好歹要给我们这些旧兄弟一个‘炒更’的门路!被巴怖锎戳艘桓龌牒裼质煜さ哪兄幸。

  由话剧团团长转行的周建安,每回公司承接文艺演出,都少不了旧日搭挡的这些正当要求。

  他很理解大伟这位话剧团粤语队队长的苦衷。所以,在这台晚会中,周建安早已打算将一个小品和一个相声的节目留给了大伟他们。

  令人头痛的是,这台晚会的赞助商不满意前期在晚会宣传推介中,没有提到他们企业的名字,说是不利于推广他们的企业形象。所以,至今还扣住晚会总费用的50%资金,还提出有可能退出赞助这台晚会。为了此事,周建安昨晚一夜未眠,精神恍恍惚惚的,心情也烦躁起来了。

  越是心烦,周建安越是想见白萍,他已经有一个星期没见到白萍了。另外,白萍在新闻界有一帮哥们姐们,看她能不能在晚会的宣传策划上帮忙出出主意。

  铃……,又一个电话打进来了。这回周建安不再想到是白萍了。他明白心性高傲的白萍是不会主动给他来电话的。

  “喂,哪位?”话筒的那边传来了一位娇滴滴的、又极富诱惑力的女声:“契爷呀,总不见你来电话的,都不关心关心一下我,是不是只挂住白萍?我都知道你不会把我放在心上的!币涣锏幕坝,像开机关枪一样的容不得周建安插话,真叫人有点受不了。好不容易,等话筒里的声音稍作了停顿,周建安才有发言的空隙。他说:“莹莹,你都知道的,为了‘情系中秋月圆夜’晚会的事,这几天简直把我搞得焦头烂额了,哪还有时间去想其他的什么!薄拔矣植皇枪帜,你当老总当然是做大事,哪敢说你哩。不过,你正在忙的那台中秋晚会,怎么不预我一份,咱们一起玩嘛,说不上我还能帮上你点什么呢!倍宰耪馕患饶芨捎制美钡姆缟У牧跤裼,周建安从来就拿她没办法。自从认识了白萍后,周建安有意无意地疏远了刘玉莹。但说句良心话,周建安一直都没有忘记,在他的娱乐制作公司开办之初,已经在本地广告界有相当实力的刘玉莹,曾经给予他多次的关照和支持。

  放下电话后,周建安自言自语地说:唉,想来的没来,不想来的却来了。

  这时,秘书进来,递给他几封信件和两份当天的报纸。

  周建安漫不经心地拆阅着这些信件。一个印有电视台字样的信封吸引了他。拆开一看是两张“白天鹅”的双黄莲蓉月饼票,还有一张用单位信笺写的条子:“老班长,祝中秋快乐!”不用看署名,就凭那一行流利和秀慧的字体,周建安就知道是中学女同学、本地电视台的副台长高岚云写来的。但周建安不明白,高岚云为什么要把月饼票通过信件交给他,而不像以前那样,找个地方坐下来聊聊,说说各自的近况,吃点东西,顺便才留下这月饼票。

  唉,女人心海底针,真弄不懂。难怪都说,越有文化的女人越难伺候。周建安在心里一边在说,手里忍不住拨通了白萍的电话。

  2

  那是一个很高档又安静的餐厅。周建安每次约白萍见面都喜欢挑选环境好的地方。他不知道今天白萍的心情如何,但刚才在电话里,听得出,白萍的回话是挺爽快的。

  在周建安的印象中,白萍是一个讨人喜欢又能干的职业女性。她写得一手好文章,性格开朗大方又有几分任性。其实,她有不错的发展潜力,但却不像一些女人那样雄心勃勃,总在为自己设计的目标追赶着。她不善装模作样,一旦干得不开心,不会撑着硬顶。她说聪明的女人该懂得什么时候在成熟的男人面前撒撒娇。男人嘛,就喜欢女人会作小鸟依人状,何况在周建安的眼里,白萍的撒娇和任性都是她这个人本身一种可爱的魅力。

  周建安喜欢白萍除了她兼备了能干和小女人的两种性情外,更主要的是她很恋家。这一点,对周建安尤为重要。他无论外表多么自信和坚强,在与异性交往中,其实也像大部分男人一样“有色无胆”。所谓无胆,是他不想玩出火。他怕身败名裂,怕后院起火,折腾不起。所以,白萍的顾家,令他消除了那些无谓的后顾之忧。

  可惜都快两年了,白萍对他还是不冷不热,甚至喜怒无常很情绪化。这使周建安在白萍面前从来就不自信。如果单单是为了想见面而约白萍出来,是很难的。这次周建安正被中秋晚会搞得焦头烂额,他想听听白萍的意见,并希望她能出点主意。

  所以,有了一个堂而皇之的见面机会。

  手表已经是6时45分了,离说好的时间过了15分钟?芍芙ò踩床患辈辉。他一边吸着烟,一边浏览着晚报的新闻。不知为什么,周建安的脾气和他的自大,一到了白萍面前,就会自动消失,甚至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这一点,连周建安自己也不明白。有好多次,他在反问自己:“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吞声忍气?”话剧演员出身的周建安,仪表堂堂,身材高大而不臃肿,不像现在很多过了50岁的中年男人那样大腹便便,加上长期浸泡在文艺界,举止言谈彬彬有礼,一直颇得女性的好感。50岁出头的男人,一旦在女性眼里有他的魅力,被吸引的女性年龄层可以从20多岁到50多岁。在不少人的眼里,周建安大概属这类型的男人。

  又过了10分钟,白萍才到!安缓靡馑,正准备出门时,来了个长气电话,出门后,又碰上塞车……所以,让你久等了!薄安挥枚嗨盗。约小姐嘛,男人肯定是该等的!敝芙ò舶锇灼及芽姘旁诹硪徽乓巫由。

  “我可不是有心让你久等的!笨醇芙ò裁ψ畔滓笄,白萍有几分得意。

  “等一等,没什么关系,你能来已经很不错了!钡卑灼加孟竟娜仁纸聿潦质,已感受到周建安关心的目光,“你好像休息得不太好,是太忙了,还是为了你的大作《新女子烦恼》?”“别提了,还不知能不能写下去?”“怎么啦?前几天听你说已经写到第四集的提纲了,怎么突然又说写不下去了?”“是孙阳卫的问题。咱们不说了!卑灼嫉纳袂橄缘糜械憔谏。

  对孙阳卫的情况,周建安略知一二。他识趣地叫小姐点菜。

  “还是先说说你晚会的事吧!薄跋炔患甭,吃了饭再说!薄拔铱擅恍乃几愠粤朔,又去咖啡厅聊上一个晚上!庇惺裁窗旆,在白萍面前,周建安永远都好像是理不直的。出钱请她来吃饭,还要低声下气看人脸色。

  周建安告诉白萍,由他们公司承办的“情系中秋月圆夜”晚会,还有一个星期就要出台了,而资金还未全部到位。皆因现在新闻界整顿,禁止有偿新闻,在报纸的新闻稿中,已很难出现诸如某某企业赞助的字眼。这一来企业不乐意了,原先答应出的赞助费也就扣住了一半,可把周建安急坏了。

  虽说白萍已离开报社有三年了,但她当记者时人缘好,又有活动能力,上上下下都跟她关系不错。她这个人心里软,谁向她提出帮忙,她绝少会说“不”字。

  如今望着周建安一脸的不安和烦躁,白萍放轻了口气说:“你不妨把实际情况跟赞助商直说了吧,在稿件中没能提到企业赞助,既不是记者的疏忽,也不是我们没有诚意,是因为整个报业的情况都在变化!敝芙ò参训厮担骸盎八湔庋,但人家企业是做生意的,在商言商,没那么好说吧!薄耙桓缡犹ㄌ柑,与他们一块合作直播晚会,怎么样?”白萍脑袋瓜一转又提醒周建安。

  “跟电视台合作当然是好,但要直播一台晚会,没有十万八万可干不了呀,恐怕没那么容易!敝芙ò灿切拟玮。

  “你谈都没谈过,怎么那么快就下结论了,去找你的台长同学问问,给一个现成的晚会他们直播,说不准还能讨个优惠价呢!薄鞍,”周建安换了个抽烟的姿势,用手整理了一下本来就很服帖的头发,他从来都很注意自己的形态,特别是跟白萍在一起时。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周建安像是半开玩笑半自言自语地说:“你好像很懂行,还说出个什么优惠价,是有点市场意识嘛。但问题往往是做的比说的要难呀!薄鞍ρ,看把你愁得这个样子,好像天就要塌下来一样。咱们可以用两条腿走路的办法,一是找电视台合作,二是试试找刘玉莹,听说她们的广告公司代理了一家日本电器产品的全年广告,有一笔不大不小的广告代理费!薄霸谡飧鍪焙蛘伊跤裼ň瘸『貌缓醚?”少顷,周建安又在吞吞吐吐地说,“可是,我不方便出面跟刘玉莹说,你跟刘玉莹熟,最好你先去说说看吧!薄斑,这是怎么说的。你们不早就认识了吗?也曾经合作过,干吗要我去当说客!薄拔抑滥慊嵴庋档!敝芙ò菜忠惶,表示无可奈何,“你也许不知道吧,自从我跟你来往后,我就觉得刘玉莹对我有点说不出的感觉!薄澳闶遣皇蔷醯萌思以谏萄陨,有点俗气?你可别自作清高,说到底也是文化生意!卑灼级灾芙ò菜祷,很少注意他是否能承受得住,总是直来直去的。

  “试一试吧。刘玉莹这人是吃软不吃硬的,你就当朋友求她通融一下!薄氨鹱暗媚敲纯闪。好吧,看在你说过帮我找钱拍电视剧的分上,我就做一回丑人吧!辈还馨灼计匠T跹胫芙ò菜F⑵。从心里,她是敬重周建安的为人和做事的认真劲,可就是不大情愿在他们的交往中掺进那么一些别样的感情。因为她对周建安就是“没感觉”。

  “这就对了,白萍。所以,我要找你,一是因为我想你肯定会帮我的,二是你熟悉情况,又能说会道的,希望这次能顺利!敝芙ò惨嘞惨嘤。

  “电视台有那么多的关系户,只要能说服他们与你们公司一道搞中秋晚会,经费的问题他们自然会有办法的。听说前一段时间与电视台合作台庆晚会的企业,正是刘玉莹她们广告公司的大客户。你不妨去问一问你的高台长!薄霸趺词俏业母咛ǔ,这玩笑可不能乱说!薄八稻湫盎褂玫蒙夏敲唇粽,是不是心虚呢?”白萍有点穷追不放的劲头。

  心情好转了的周建安轻轻拉着白萍的手:“白萍,吃过饭,咱们到隔壁的咖啡厅坐一坐,就半个小时,很快的,好吗?”轻轻地甩开了周建安的手:“何必呢?正经事谈妥了,饭也吃完了,我该回家了!薄叭タХ忍筒皇翘刚铝寺?白萍,不要老是这样板着脸孔对我,你是知道我喜欢你的!敝芙ò步醢蟮挠锏,去换来白萍一句:“这没用的,我们还是走吧!背隽司频旰,周建安截了辆“的士”送白萍回家。

  车上,白萍已经想着她在家的女儿……乘着“的士”遇上红灯急刹车的机会,周建安把手伸过去,紧紧握住了白萍柔软又细长的手。这回白萍没有收回她的手。

  3

  “妈妈,你又要出去?”正在“煲电话粥”的女儿看见高岚云在换衣服问道。

  “是的,我和周叔叔他们一起去陈老师家里坐坐,很快就回来的!薄敖衲甑闹星锝,我们是不是还同周叔叔和他的女儿一起,开车上白云山赏月?”“唔,看情况再说吧!敝芙ò埠透哚霸频呐际1977年出生的,现在都是大学三年级。高岚云的女儿在商业学院读企业管理,周建安的女儿在外语学院学英文。她们一个性格文静内秀,一个开朗活泼。因为,两边家长曾是大学同学,现在又有工作来往,她们也随着大人的来往而成了朋友。但因为彼此的性格不同,始终是一般一般的朋友。

  已经成熟了的两家女儿,隐隐约约觉得,各自的大人出来见面,要把她们带上,说是等她们多些交流一下。实质上,可能是比他们单独两人见面要方便一点。

  换下了上班常穿的套裙,高岚云一身飘逸随意的着装。那黑色底反衬着白色小圆点的连衣裙,上乘的衣料,适中的品牌“马狮龙”,加上恰到好处的圆领造型以及在脖子上的珍珠链,将高岚云中年女性的成熟风韵显示出来。

  高岚云没有值得炫耀的家庭背景,作为女性,她也不是那种叫人过目不忘的美人。能拥有今天的地位,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和拼搏,在这过程中,她学会了克制,懂得自律。在单位的人事关系中,不卑不亢,不结私交,不露心声。在朋友圈中,能开心见诚地谈谈话的就数周建安。所以,每当中学校友发出聚会约见,无论再忙,她都乐意去见见周建安这位中学时代的老班长。

  立秋已过,晚风带着少许的秋意,凉爽怡人。高岚云提早了出门的时间,悠悠然地走着,因为是私人活动,所以,她没叫司机,准备截一辆“的士”。没走多远,她发现宿舍大院的门口处停了一辆黑色的“奥迪”,有几分眼熟。这时,从车上走下来了周建安。

  周建安总喜欢穿白色的西裤加上深色的丝质上衣。他的这身打扮,有同龄人说是扮“后生”。他听了总是不以为然。而坦白地说,看上去,他的确比其他的同龄人要年轻。周建安一手拿烟,一手握手机笑着朝高岚云迎上去:“我说你应该出门的,怎样?我算的时间还是很准的吧!来,来,上车吧!辈蝗莘炙,高岚云和周建安先后低身坐进了小车的后排。

  “你怎么会想到来接我?”刚坐下却还在整理裙子的高岚云难掩这意外的高兴。

  “我今晚有个应酬,在新世界酒店吃饭。我看还有些时间,就绕路来接你!薄澳窃趺床幌却蚋龅缁肮,万一我也有应酬呢?”“你们家的电话老占线,是不是你女儿在‘煲电话粥’?这也好,给你一个惊喜嘛!”高岚云整理好裙子又在拨弄头发。她的手似乎闲不下来。她的心情一旦有点异常,手就会无意识地忙着。从见到周建安到现在,短短的时间里,高岚云的情绪经历了一段外人无法知道的小波澜。首先是感到意外,马上就感到受异性呵护时的得意之情和某些虚荣感。而得知周建安是顺路来的,不免生出一阵酸溜溜的滋味。但很快又恢复出白天一个台长的自尊和矜持。最后又重以一个老相识的女同学身份出现,脸上的线条变得柔和亲切。

  如果,当时可以用电子计算器的曲线来描绘高岚云的心理变化,呈现的将是一条起起伏伏又理不清的曲线。这一点,坐在高岚云身旁的周建安绝对不会想到。

  黄昏的马路不怎么塞车,不用20分钟,车便开到了河南大道,离陈老师的家越来越近了。周建安用词谨慎地提起了关于晚会合作的事情!搬霸,我们公司最近正在策划一台中秋晚会,构思和节目都定得差不多了,看你们电视台有没有兴趣,也算是帮我们公司一把,能否对这台晚会进行直播?”“搞中秋晚会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创意,我们台本来也有过这个打算,但是主要是刚刚搞完了迎香港回归的大型晚会,人手不足。现在你们既然已有一台晚会的方案,那台里可以考虑一下的!碧哚霸迫绱艘凰,周建安原来绷紧的神经一下放松了一半。他正在继续介绍晚会的演员阵容和节目编排,高岚云又接着说:“这台晚会是香港回归后的第一中秋节,一定要把它办得上档次的,晚会质量是至关要紧的,其它的都好说!薄澳且欢,那一定。我们肯定会保质保量,不让电视台丢脸!币蛭,从一开始周建安心里就抱着求助的态度,哪怕是高岚云这样的老同学面前,也似乎是低了半截似的,谁叫人家电视台就是财大气粗。这年头都向市场经济转轨了,谁有资本谁就拥有了成功的机会。

  “岚云,有了你的支持,晚会就好办多了!薄罢庋,晚会的事你具体找文艺部的蔡主任商量。我的原则是要抓好质量,经费不是主要问题!备哚霸埔桓惫鹿斓难。

  话说到这分上,周建安已心满意足了。他觉得今晚的同学约会真是帮了他的大忙。

  4

  这样的约会在一年前倒是经常发生的。近一年来,不知是因为各自都忙,还是因为别的原因,白萍和刘玉莹再也很少晚上到外面喝酒约见了。

  那间酒廊用原枫木包装着一切,时尚中不失有品味,洋溢着柔和的灯光,播放着流行的欧美音乐,来的客人都斯斯文文,打扮得体,俨然一个个白领丽人和白领阶层,让你觉得自己也就会高尚起来。在这里,实实在在地营造了一个适宜交谈和沟通的环境,令心事和酒意一起尽情地散发出来。白萍约了刘玉莹在她们从前的老地方“绿苑”酒廊见面。

  那天晚上,一向穿着性感的刘玉莹,性感依然。她在晚上的约会通常爱穿低胸的背心短裙。她的朋友对她这身打扮比喻为“上低下短”,可她不以为意。虽然也是30好几的人,但她自信自己的身体丰满而又性感,有“露”的本钱。她从男人们那贪婪的眼光里得到了某些满足。与刘玉莹相比,在文人堆里虽有“身材好,会着衣”一说的白萍,就显得有点逊色了。

  她们要了一瓶“长城红”葡萄酒和一碟手撕烤鱿鱼。

  大概天下的女人都一样,喜欢听别人说赞美自己的话。有时候,明明知道对方的赞美之词只是一种客套和礼节性的表示。但会说的,觉得比没说的好;能听的,也比没听到的好。

  先咽了一口酒的刘玉莹说:“看你气色不错,收拾得头头是道,是不是有爱情滋润?”大咧咧的刘玉莹一向都喜欢用这类玩笑来“套”朋友的隐私。白萍早就了解到她这一点,也不甘示弱地说:“我是围城中的人,岂能像你那么潇洒,单身贵族。想怎样就可以怎样!薄暗ド砉笞,别提了。我这段时间烦透了!薄暗降自趺蠢?”“他要出国去日本了!北鹂戳跤裼ㄔ谕饷婀庀识崛,说不上一呼百应,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广告界“大姐大”?伤母星樯钊匆恢焙芷,寻寻觅觅,得得失失,至今还未有真正的归宿。

  刚出道的刘玉莹,是本地一间有名大广告公司的一般业务员。她虽然文化不高,但肯干肯跑,善于从资深的业务员中偷师,加上她懂得利用自己女性的特点和优势,适时宜、看对象地“放电”。几年后,她拥有了一批比较固定的广告客户。于是,自己跳出来另立门户,成立了银莹广告公司。

  由于较早出来社会摸打爬滚,混迹于江湖中,在夜色中,看上去,刘玉莹有点风尘味,这就更增加了她的性感和妩媚。她撕鱿鱼的手势优雅,一边把撕成小块的鱿鱼往嘴里送,一边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说的比做的好听!薄澳遣患。如果男人都不好,还有那么多的有情人在爱得死去活来?”“那是胡说!”“自从与以前的男朋友分手后,你不是说过不沾男人的吗?”“说是这么说,可有时候会身不由己的。再说,感情这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要来的时候,你挡都挡不住!薄澳憧墒窃缀D盐娜肆,在感情上是刀枪不入,拿得起放得下。这次怎么又会那么投入?”“所以,我才会如此心烦意乱,觉得自己很失败!绷跤裼ǜ衷诘恼馕荒信笥压盎泻眉改甑睦赐?,她帮郭景华做主编的《新潮》杂志代理一部分广告。郭景华的妻子和儿子已经移民到日本,而郭景华与妻儿相聚的日子似乎遥遥无期。于是,两人一来一往,孤男寡女,日久生情。

  白萍原以为刘玉莹与郭景华相好,只是玩一玩而已。30好几的女人,又尝过男欢女爱的滋味,怎能耐得没有异性的寂寞。谁知道她会动了真情,玩“火”上身。

  “我现在真是很想马上嫁给人,只要是男人就行了,最好有那么远嫁到那么远去!绷跤裼ㄑ鐾飞钌畹亓攘思缚诰。喝了酒的刘玉莹更加好看,同时,也卸下了她白天撑着的面具。

  “莹莹,不要说气话了。你跟郭景华都不是第一次谈恋爱的少男少女了。其实,从一开始,你们就知道这是没有结果的。那又何必这样自责呢?”“我是不甘心。不甘心这段缘分这么短,这份感情就这么说散就散了。我们是真的有感情的,他和他的老婆只是在过日子!逼婀,夫妻俩在一起,不是为了过日子,是为了什么?讲浪漫,讲情调,那可是作家笔下的生活。白萍对着她的丈夫快10年了,还不就是过日子,过得还像一个样的日子。白萍从来不用自己的婚姻对未婚的女友进行现身说教的,她怕被人说“站着说话不腰痛”。

  “我觉得将婚姻比作穿着的鞋子,这有几分道理。这说明,鞋子漂亮不漂亮,是别人看得见,而这双鞋子合不合穿,穿得舒不舒服,只有自己才知道。而这双鞋子穿在脚上到底能走多远,有时候自己也不太知道!薄鞍,不说了,提起结婚我就烦!币徽蟪聊。不知什么时候,酒廊的音乐换了一曲美国黑人布鲁士的音乐,哀怨、伤感。四周的男男女女虽然还在窃窃私语,可不少人已在酒意和夜色的牵引下,眼神流露出暧昧的企盼。

  “嘀,嘀……”白萍挎包里的BB机响了,在这个低吟浅唱般的酒廊里显得十分刺耳。刘玉莹识趣地递上手机:“复机吧!薄拔蚁衷谡土跤裼ㄒ黄鹨。唔,你过来?当然不方便,我们两个女人难得一起谈心事。你过来干什么?”此时,拿着手机讲话的白萍与正用纸巾擦着手的刘玉莹相视对望,发出一丝微笑!澳阒星锿砘岬男呋桨赣晌依茨獬醺?那你手下的人要来干吗的?嗯,……再说吧。拜拜!”刘玉莹接过手机:“看你说话的口气,我就猜到是新艺的周总!薄拔艺媸欠怂。不管我去什么场合,见什么人,他都想一块去!薄八不赌悴耪庋!薄罢钦庋,我才躲着他!薄鞍灼,我真有点嫉妒你。家里有一个好老公,女儿又大了,外面还有人追你,说明你还有魅力!薄澳隳芩嫡馐呛檬侣?”“反正,总比我现在好。我喜欢的男人不能跟我一起过,看得上的男人又越来越少。天下的好男人都好像死光了。那个周建安,还说是一个大男人,明明和老婆没什么话可说了,还偏要过下去,说什么怕身败名裂,还不是死要面子!绷跤裼ㄋ嫡饣笆,似乎周建安和天下的男人都欠了她的情一样忿忿不平。

  有一段日子,看见刘玉莹的公司干得红红火火的,白萍挺羡慕的。在不少回夜深人静的时候,白萍扪心自问:我有能力,有关系,完全可以像刘玉莹那样出来干它一回,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大的能耐。但自己能行吗?首先能跳出这个家吗?值得吗?我们现在干的一切,最终的目的还不是为了享受生活,过得好一些吗?如果光有事业,或者光有钱,没有值得自己去爱的人和不被人爱,那生活又有什么价值呢?看看眼前的刘玉莹,如同大多数多情的女人,不管事业干得多么有声有色,总少不了为情所累。听了刘玉莹的一番酒后真言,白萍也心有感触,她差点忘了自己今晚见刘玉莹的初衷,可又苦于无从开口。她弄不清刘玉莹与周建安之间有过什么恩恩怨怨,只是觉得在这种情形下不知该怎样替周建安向刘玉莹提那晚会经费的事。

  “唉,男人嘛,关键时候还是宁要江山不要美人的,想开点好了!薄鞍灼,你命好。我知道周建安心里喜欢你,还不是因为你大小是一个文化人,不像我整天为钱而忙,满身一股铜臭味!薄澳憧杀鹇也。周建安每次找我都是为了他公司的事。对了,他好像有意思跟你们广告公司合办中秋晚会呢?不知道你们怎样想,让我先问问你,看看你的意思如何!薄澳憧纯,我说你呀可是帮周建安帮出了面,怪不得周建安心里只挂住你!绷跤裼ㄑ劬σ恍,鼻子不经意地“哼”了一声,不无醋意。

  “不要说气话了。莹莹,其实你们公司要是能跟周建安公司合作办成中秋晚会,这对你们公司日后开展业务的名气和形象都有好处。再说,他们这台晚会现在已搞得七七八八了!薄澳腔估凑椅腋陕?”心里不舒服的刘玉莹,硬梆梆的语调中平升了几度音调。白萍极力地表白道:“我不过是想促成这台晚会,没别的意思!卑灼甲畈幌不侗鹑硕欢桶阉胫芙ò渤渡,说这话时也有点粗声粗气了。

  “白萍,我也不难为你了。晚会的事叫周建安自己来找我谈吧,我会看着办的,不用你费心了!奔跤裼成涞靡醭脸恋,白萍再也不好多说了。

  沉默了片刻,白萍叫结帐。刘玉莹一手抢过帐单,“等我来吧!卑灼剂私馑们康男愿,没再跟刘玉莹争单。俩人不欢而散。

  5

  一身住家女人的服装,没有任何粉饰,头发不齐,与她平常在公众场合打扮时尚,神采飞扬的形象相比,在家的白萍完完全全与一般的家庭女人没什么两样。她正在与她的师兄孙阳卫合作写一部20集的电视系列短剧,暂取名为《新女子烦恼》。

  这是她写剧集的第一次。能够有这样的开始和这样的心态,白萍庆幸自己当初舍得离开了一家很有影响的报纸,甘于到一份杂志社去当编辑,才不至于像她的许多旧同事,每天每日,为了那些突发性的社会新闻和每月必须完成的稿件定额,忙得不亦乐乎,整天风风火火的,几乎是女人不像女人。

  白萍写东西时,喜欢放上一张既不是古典的又不是流行曲之类的CD音乐。正在她书房四周弥漫的旋律是,来自最近在年青文化人中间流行的外国歌手“茵雅”的新音乐。

  《新女子烦恼》的灵感源于白萍身边熟悉的一个个中、青年女性。她们的身世、遭际和感情上的磨难,特别是近一年来刘玉莹想嫁又“恨”嫁的心态,在白萍的脑海里构成了越来越清晰的故事脉络。

  “对,就以她的故事为剧集的主线!卑灼己芸彀颜飧鱿敕ǜ嫠吡宋谋屎芸斓乃镅粑。

  读大学时比白萍高两级的孙阳卫,大学毕业后,因学习成绩优秀留校当老师。

  在校园里,孙阳卫一教就是十年了,一切都得心应手,平日除了帮社会上的文凭班兼职上上课,没别的经济来源。这一两年也加入了写电视剧的行列,并且在行内也稍有点名气了,稿酬的要价也比开始时增了一倍。他一听白萍的想法,就颇感兴趣,正好又有一个生财的机会。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先由白萍拉出初稿,后以孙阳卫作剧本统筹。所以,这段时间,白萍正忙着拉出剧集大纲来。

  他们的剧集大纲已经写到第五集了,一直都还顺利。昨晚,他们约好在老地方“晶晶茶艺馆”谈剧本。白萍到的时候,见孙阳卫正看着一份文案,抬头写着“女人世界系列”。白萍不解地指着文案问:“这是什么?与我们写的东西有关吗?”正看着入神的孙阳卫,被白萍的快人快语一问,突然一惊。他抬起头,习惯地掸了一下手中的烟灰说:“白萍,你来得正好,帮我看看,这是有线电视台二台要我写的一个系列剧目录。我觉得这个系列剧要比《新女子烦恼》好写,而且见效快!薄澳俏颐堑囊丫送,还是先写好我们的再说吧!卑灼际堑谝淮涡吹缡泳,好不容易有了题材,电视台一台又有合用的意向,“怎可以说不写就不写的了!卑灼伎挤讣绷。

  “白萍,反正都是同类题材,搞哪个都一样,时间先后不同就是了。再说人家给的稿酬是8000块一集,比一台的要几乎多上一倍呀。而且,还可以先付50%订金!薄澳俏颐遣灰苍惶ㄋ岛昧寺?而且,现在正写得好好的,你可别是为了每集多那几千块钱而放弃了我们的《新女子烦恼》?”“你看你说的,好像我就这么势利的,为了多那几个钱可以随随便便。我这是跟前一次写《三笑恋爱》剧集那班朋友再次合作的,他们非要拉我去一块干的,我这也是盛情难却啊!彼镅粑涝绞撬档糜兴牡览,白萍心里就越感到不平和委屈。她之所以找孙阳卫作她第一次“触电”的“枪手”,除了他有才气,思维敏捷。在她心目中,孙阳卫还是一个讲义气、靠得住的大师兄。

  白萍气呼呼地坐在孙阳卫的对面,从挎包里取出一叠剧本桌上一放,“我不管你那么多的理由,反正,你总不能丢下《新女子烦恼》不管!笨醇灼颊娴纳。孙阳卫马上摁熄了烟头,“好了,好了,我有说过不管吗?让我想想,看有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薄澳阋鹊闶裁?”经孙阳卫提起,白萍才想起自己进茶艺馆后,只顾着说,还没要东西喝了。

  白萍要了一杯热参茶。一个晚上眉头紧皱,闷闷不乐。虽然,孙阳卫极尽安慰之词,也没去掉白萍心里的不快。

  回家的路上,白萍一方面为她的剧集处女作有夭折的可能担心,一方面又像受很大的委屈似的。想着想着,又气又恼,不禁鼻子发酸,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第二天早上,白萍没打算去上班。因为她早上起来洗脸照镜子时,发现眼睛有点浮肿。她是一个爱讲究的女人,总希望以最好的状态出现在朋友和同事面前?筛崭詹沤拥街芙ò驳牡缁,得知这几天正是周建安主办晚会的关键时候,事情很多又紧,如果不去帮一下,可真是说不过去。

  一边听着音响里放出的音乐,一边化妆的白萍,心里禁不住又想起了与孙阳卫呕气的事来,神情有点懊悔。那场可以避免的争论,完全是为了剧集而起,使得她动了真格,昨晚回到家,在洗澡时,顺着花洒喷出的水花,白萍偷偷地哭了?烧嬲顾骼岬脑虻降资鞘裁茨?也许她自己也解释不清,她恨自己,同时也恨孙阳卫。

  6

  周建安的办公室里,气氛沉闷。进去倒茶的服务小姐放轻了脚步。

  经过了几天活动和努力,周建安终于与电视台谈妥了中秋晚会直播的条件和一些技术性的问题,剩下的是要讨论和敲定晚会的节目和演员。周建安好不容易把电视台的、广告公司的、宣传策划的,方方面面的主要人员都集中起来,开一次“三国四方会议”。

  办公室里,憔悴的周建安只顾抽烟,刘玉莹低着头在节目单上写写画画,高岚云侧身与同来的文艺部主任耳语交谈,白萍心不在焉地看着一份当天的报纸?嶂,她已跟刘玉莹通了气,要刘玉莹先把钱给“新艺”做晚会,免得周建安老是在说“没钱寸步难行”?傻笔,刘玉莹表示,到时再说。

  在会议上,在大家形成一致看法的节目问题并不复杂,大歌舞的,民歌联唱的,相声的,少儿芭蕾舞的,乐队伴诗朗诵的等等,都很快地被一一通过。问题就出在“银宝”公司的两个流行歌手身上。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名气,实在是他们的唱功太嫩了,暂时还够不上登台演出的水平,再加上他们选唱的歌曲和整台晚会基调和档次不协调。单看那歌名《为了爱离开你》和《坏女孩》,与其它节目同台演出,真有点不伦不类。

  刘玉莹很清楚自己在这台晚会上的分量。自从前一个赞助商退出晚会的投资后,她就是这台晚会投资方的广告代理公司代表了。仗着出钱的角色,刘玉莹说话振振有词。她提出安排要上这两个流行歌手的节目,其理由是,这台晚会的大部分节目都是比较正规,而大众喜欢听流行曲。她争辩道:“中秋晚会就是为了娱乐大众,又不是纪念党生日的晚会!薄暗背,我们搞这台晚会就定了一个原则,要搞就得有一定格调的。因为考虑到是今年中秋本地唯一的一台晚会,到时候很多领导和海外、香港的知名人士都前来观赏,一定不能掉架子!敝芙ò采裆纤,“另外,晚会按直播的时间要求,都把节目的时间给卡得很紧的了。如果真的要加上两个新的节目,那么,就必须撤下两个同类的声乐节目!绷跤裼ǚ畔率种械谋,环视了在座的各人,最后朝白萍望去:“我不反对把晚会办得高格调,有档次。但是,加上两个唱流行歌的,难道就会降低了晚会的档次?白萍,你说呢?如果真的超时,那可以考虑撤下女中音乔曼!绷跤裼ㄋ档呐幸羟锹前灼嫉暮门笥。五年前,白萍特意请假到香港帮乔曼筹办她的第一个个人音乐会。提出把乔曼换下来,不就是冲着我来吗?白萍心里大为不悦,但又不好发作。

  被点了名的白萍,不得不放下正在看的报纸。她本来故意坐在第二排,就是不想在他们的这场分歧中表态。她觉得自己名不正言不顺。在这场晚会中,她只是以一个宣传策划者的身份出现,又分别是周建安和刘玉莹的朋友,关系和感觉都怪怪的。见到周建安这几天为了这台晚会,东奔西跑,忙得不可开交,一会儿担心经费不到位,一会儿又怕请不到领导,白萍心里替他感到怪累的,不免生出了少许怜惜之情。但在众人面前只好不动声色地说:“节目的事还是由电视台来定,看看高台长的意见如何?”“我们现在关键不是讨论流行歌手的档次高低,而是要把晚会的整体节目尽量调配得协调统一,有艺术性又有娱乐性,让人看了赏心悦目。具体到这台晚会来说,我个人觉得,唱这两首歌曲的确不太适合!绷私飧哚霸频娜硕贾,她是台里第一个提出开设以推介流行音乐为主的“音乐新地带”专栏节目的人。她对流行音乐从不抱有偏见,但她是个副台长,从大局出发必须保证这台晚会的格调是上档次的。

  “既然高台长都说了。玉莹,我看还是不要急着推你们公司的两位歌手,以后有的是机会!卑灼技砩细胶透哚霸频囊饧,也给了刘玉莹一个收回自己意见的台阶。

  还没等刘玉莹反应过来,高岚云接着说:“是的,我们台里一直都有一个推介流行音乐的栏目是‘音乐新地带’,必要的时候,可以考虑让这两位歌手在那里出出镜,一样可以起到宣传的效果!绷跤裼ㄔ缇投园灼及镒胖芙ò灿行睦碜急,但如今见高岚云都向着周建安,心里耿耿于怀。她站了起来不容分说:“周总,我跟你说过,上我们‘银宝’公司歌手的节目,是给投资方补偿的一个附属条件!彼饣暗囊馑际窃偾宄还。明眼人都听得出其中的含意,言下之意是提醒周建安说,晚会制作的另一半经费还在我们手里。

  “刘玉莹,话可不能这样说。钱是钱,节目归节目,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周建安把刚打着火的打火机“啪”的一下关灭了,掩饰不住焦虑和冲动;岢∩系娜嗣婷嫦嚓,一时无语。

  白萍看着这阵势,心里不禁为周建安和这台晚会捏着一把汗。她不知这个问题会怎样收场。因为,刘玉莹的用意是很明显的,旨在通过代理日本昌茂电器公司的VCD机广告,掌握着资金,乘机推出自己公司刚签约的歌手。她到底不愧是商场老手,做起事上来,于公于私都多一个心眼,更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有时候,还会不择手段。而周建安办事一向认真,讲究质量,在行内留有“好坚”的口碑。他每次承办文艺活动,不管大大小小的,都抱着“唔输得”的信念去做。

  不知为什么,过了一会儿,大家不约而同地都把目光投向高岚云。难得冲动的高岚云,什么样的会议都开过,比这更棘手的争论也见得多。无论会场上的人怎样闹得不可开交,她仍然是一派大家风范,不温不火,叫人不得不服了她的自制能力。

  “这样吧,经费的问题我跟昌茂公司的总裁朱先生谈谈,争取将应投入晚会制作的资金这两天到位。我们举办台庆晚会时,与朱先生打过交道,他是一个明事理识大体的企业家,相信他不会因节目这点小事,而令企业的声誉受到损失!备哚霸菩赜谐芍。

  “那节目呢?那两个歌手还上不上?”刘玉莹听高岚云这样一说,再也沉不住气了。她脸色涨红,音调也变了,手势不停地指来指去,原来看上去还算斯文得体的举止,不自觉地流露出一股刁蛮劲和带有几分粗鲁。她极力主张要在晚会上出自己公司的歌手,完全不是总公司的意图。她想的是,高岚云与朱先生认识在先,且合作愉快。她只要给对方一个电话,经费的事情就会得到解决;共恢栏哚霸苹嵩趺此,弄不好,总公司对自己在晚会上推新歌手的自作主张也会有看法的。

  如释重负的周建安松了口气,他由衷地对高岚云说:“岚云,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晚会一定会办得比预想的好!币恢彼祷安欢嗟陌灼,看着周建安、高岚云和刘玉莹围绕着晚会的经费和节目的问题在交锋。她插不上嘴,帮不上忙,只有干焦急。现在是高岚云动用了自己的关系,实实在在地帮了周建安一个大忙,与其相比,白萍自叹不如。这时,刘玉莹有意无意地刺白萍一下:“你看,还是人家大有面子,又有办法!币恢背撩贫殖渎盎鹨┪丁钡陌旃,这时气氛才开始缓和。周建安一边收拾桌上的文件,一边与高岚云有说有笑。

  见状,白萍有点尴尬,她犹豫了一下,拿起挎包准备走出办公室门口,就听见身后周建安喊道:“嘿,都不要急着走,大家一块吃午饭。白萍,刘玉莹,你们一块来呀!绷跤裼ㄒ丫叱隽税旃颐趴,负气地说:“我要减肥,中午不吃饭。对不起。

  周总,高台你们慢慢吃,我无福消受!鞍灼几辖糇叩搅嗣趴,劝住刘玉莹:”莹莹,何必呢?“”不用预我。你们一个是台长,一个是老总,再加上一个是老朋友,正好是一桌……“刘玉莹没好气地往电梯口走去!编,噔……“她的身后留下了一串高跟鞋的回音。

  7

  望着书房桌面上的《新女子烦恼》剧集大纲的初稿,白萍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心将那些花了半个月时间写出来的文稿一把扔进了垃圾桶,自言自语地骂起孙阳卫:“说不写就不写,讲话不算数,真气人!弊蛲,孙阳卫来电话,说中秋节要请白萍到珠江边赏月。白萍不由地高兴了起来说:“那么有情调呀,你什么时候学会这样有心思的?”“这算什么情调,我们一班人是想一边赏月,一边侃侃我们的‘女子世界系列’,你也来听听!薄鞍,是你们那伙人,还在聊那个系列。那我们自己的《新女子烦恼》呢?”“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先搞完这系列,再弄《新女子烦恼》。你别那么焦急!碧镅粑浪坪趼辉诤醯囊凰,白萍差点没把电话给扔了。此刻,她不仅仅气愤,还感到深深的委屈,“人家是第一次写电视剧嘛,你说过要帮我的,我可是当真的!薄鞍灼,我知道你当初从报社转到杂志社当编辑,是一种急流勇退的做法。你想写东西,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哪有说不帮你呢?”“是,你就是不帮我,你现在这样做,不就是没帮我吗?”在孙阳卫面前,白萍经常是没说上两句就不由自主地撒起娇来。潜意识里,她喜欢孙阳卫哄着她,像对妹妹那般呵护着她。她冲着话筒赌气地说:“我不跟你们一块去了,又不关我的事,我要去电视台看晚会!被姑坏榷苑交卮,她已收线了。

  8

  白萍挑了一套贵气又时髦的衣服,花心思打扮了一番,显得落落大方又有气质。

  她静静地坐在电视台演播厅的观众席上看演出。这里一切,都令白萍感到亲切和熟悉。因为,她以前当记者时,凡是有什么电视文艺晚会,她都没少往这里跑。

  舞台上,富有煽动力的歌呀舞呀说呀笑呀,转动着变幻着的各色射灯五光十色;舞台下,一张张熟悉的脸孔,熟悉的目光。咦!站在台上的正是自己的好朋友、南方合唱团的著名女中音乔曼。她在唱着一首很有名的外国名曲《在银色的月光下》,歌曲的意境和情绪正符合中秋之夜的景色,这使得白萍暂时忘却了内心的不快和不能与孙阳卫一块过中秋节的淡淡伤感。

  在舞台前后,周建安忙上忙下,一会儿与演员寒暄几句,一会儿又用对讲机跟灯光师提醒什么,神情紧张,像绷紧了的橡皮筋。与他相比,坐在观众前排的高岚云就沉着稳重得多。她时而与身旁的各级领导首长交头耳语,时而与昌茂公司的总裁朱先生相视一笑。从他们这一行人的脸色看来,这台晚会是成功的。

  当晚会结束后,忙了一整晚的周建安才发现到了场的白萍,不无惊讶又高兴:“你不是说在家看直播吗?怎么又到现场了,还不告诉我一声!卑灼颊馐,高岚云已陪着朱先生走过来与周建安握手。朱先生说:“辛苦了,周总。不错,不错,这台晚会有声有色的,好看!痹谝慌缘母哚霸坡砩辖幼潘担骸啊乱铡静呋囊昭莩鍪怯邢嗟辈淮淼木榈。这次既然开了个好头,希望日后我们几家还会继续合作!薄昂,好,我们再找机会,搞它一台更好看的!敝芙ò部牡昧坏。然后,他拉着白萍向朱先生介绍道:“来,认识一下,才女白萍,是我们这台晚会的总宣传策划!敝煜壬粑瞻灼嫉氖,笑说:“白小姐不单是才女,还是个靓女!彼范灾芙ò菜担骸爸茏,你很会找人!薄白甙,咱们去吃夜宵吧。台里准备了几桌酒菜,都去贺一贺今晚的演出!痹谥谌诵┑男τ锷,高岚云的话,虽然语调不高,却很有分量。

  演出成功了,夜宵自然也就适时而来。

  高岚云、周建安和朱先生等人的一桌,被轮番去敬酒的人搅得好不热门。高岚云想替女儿问候周建安,却找不到开口的机会。类似这样的酒会,高岚云也习惯了别人称赞和恭维的客套话,她近乎麻木,觉得太闹,想赶紧回家,却仍然彬彬有礼不失身份地谈笑风生。

  在夜宵觥筹交错中,白萍没有忘记给孙阳卫的呼机留言:中秋快乐。同时,她又收到了刘玉莹的留言:祝晚会成功。白萍心想,这要强的刘玉莹肯定是躲在家里看晚会直播的。

  因为被朱先生拉去硬喝了几杯酒,白萍脸色泛红,煞是妩媚。她觉得头有点沉,在夜宵快要结束前,她随着周建安的司机,一脚轻一脚重地先上了周建安的车;谢秀便敝,她看见周建安和高岚云边说边笑地走到车门边,高岚云略为迟疑了一下。

  从他们说话的表情,白萍大概猜到了几分,周建安是想让高岚云上车送她回家。而高岚云见白萍已坐在车上,颇有风度地说自己有车,婉言谢绝了周建安的好意。

  夜中,司机关闭了空调,放下了玻璃窗,秋风送爽,扑面而来。车内正放着《神秘园》优雅脱俗的欧美流行音乐。半醉半醒的白萍,不自觉地把头轻轻地靠在了周建安的肩膀上。周建安闻到了白萍秀发上的香味和成熟女人体内散发出来的温馨气息,心里涌过了一阵异样的暖流。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2009-1-22

平特一肖最准网站-七位数开奖结果今天-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