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cite id="ddln1"></cite>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var id="ddln1"></var>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三足鼎立 作者:曹明霞

 

  赵育英对待丈夫的情人林红真是煞费了苦心,姜还是老的辣啊。

  赵育英是育红小学的老师,林红,是妇产医院的医生。如果不是因为赵育英的丈夫王处长,赵育英和林红,大概这一辈子都没有相识的可能。

  因为赵育英已经年近五十,有了两个孩子,并做了绝育手术。如果她身体的妇科方面不出什么问题,那么她的后半生,基本就不用再到妇产医院去就诊;林红呢,也不小了,四十出头,可她没有孩子,因为没有孩子,她又一次成了单身。这样,从现在到老年,林红也没有去育红小学接送孩子的可能。也就是说,在这拥挤的尘世间,赵育英跟林红相遇相识的可能性已经极小极小,即使她们在路上碰了个正着,或者在商场因共同买一种商品,比如鞋子,林红和赵育英,也不会多说一句话,更不会成为朋友。因为她们都是那种谁都不会多看谁一眼的性格。

  赵育英看不惯也看不起亚洲女人染黄头发,她见了头发红或黄的女子,总是避瘟疫一样迅速躲开;而林红,恰恰又是那种对赵育英这种打扮非常不屑的女人,她不屑于赵育英的短发,不屑于赵育英的小西式领儿,也不屑于赵育英的又土又过时又自以为是的脸。

  可是,有一天,有一天在王处长的办公室里,在王处长办公室办公桌的抽屉里,赵育英认识了林红。

  林红正跟赵育英的丈夫,手牵着手,对她笑。

  赵育英把那张照片拿起来,一只手捏着,用另一只手的指甲,轻轻划了划,她好像是在分辨上面的人是不是画出来的,当她确认不是,是丈夫和林红的合影,她又把他们轻轻地放回去了。

  赵育英今天来,是抄查存折的。抄出女人,是她预料之中的事儿。

  本来,她和王处长结婚二十多年,在钱财上,从没分过心眼儿。赵育英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子都上了北京名牌大学,这都是丈夫的本事。赵育英现今不但在孩子身上有无尚的骄傲;她的丈夫王处长,也让她无比自豪。因为她所在的育红小学,丈夫官拜正处级的女人,不超过三个,而那另外两个,除了农林,就是环卫,跟她家这个管人事的正处,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有一次赵育英生病,仅仅是个阑尾炎的手术,校长的老婆就在她病床前昼夜守护了三天,由此不难看出,赵育英虽然没有一官半职,但是她在学校的地位是不低的。

  更让赵育英幸福的,是她丈夫对家庭的忠心。女人们在一起,说起家里两个人的工资花销问题,年纪大些的,虽然是放在一起花,可她们说男人不老实,好像在外面有自己的小金库。有了小金库就危险,这钱不是用来赌,就会拿去嫖。而那些年轻点的,两人工资根本就是各花各的,叫什么AA制,什么女性人格独立,经济独立,这是哪跟哪呀,两个人的工资不放一起花,那能一个心眼儿过日子?男人的工资不交给女人,那男人能是爱这个家,爱这个家里的孩子吗?王处长还是王科员时,每月工资就不拆封地交到赵育英手里,后来官做大了,除了工资,还有人送钱。那些钱,王处长从来都是看都不看,对家里的来人,王处长也尽量回避。过后,基本不过问钱的数目和东西的多少,非常放心地由赵育英全权分配。

  赵育英对丈夫一直是高度信任的,特别是在钱的问题上。她有这个自信,因为她有两个儿子。她相信年近半百的王处长在钱和女人之间应该知道哪头轻哪头重。

  可是,前不久,赵育英明显地感觉到,丈夫有女人了。

  王处长是独苗,没什么老人兄弟的牵扯,在钱的分配上,和赵育英一直没有分歧?墒谴咏衲昕,王处长的消费水平陡地提高了,特别是服饰上,以前是赵育英买什么,他穿什么,公家发什么,他用什么。他自己从不去商场,也没有过任何挑剔?山衲暌岳,他不但对赵育英买的老式西服皱眉头,就连赵育英说话,他也嫌她土。他说你是教书的,应该把口音往普通话上靠靠,别误人子弟。

  赵育英当时就急了,她说你个娘逼操的,二十多年了你没嫌我土,现在成老杂毛儿了倒看不上我了,实话告诉你,这一辈子我就不会浪!关于口音纠正的问题王处长没有再和赵育英讨论,但自己的外包装,王处长已经开始自作主张。他专程到北京,为自己选了两套灰色的酷得发亮的西服;拱涯羌丫┝硕甑睦吓拼笠,换成了新型。头发,也稍有变化,喷上摩丝,正宗的小三七开。年轻得很。

  女为悦己者浪,时代已经进步到男为悦己者狂了。赵育英想。

  男人有了色心,也叫外遇。赵育英想这是迟早的事,大势所趋,谁家的老婆都没有办法,跟踪盯梢儿玩命打,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些都是改革开放之初,那些傻女人干的事,效果并不好,而且最后吃大亏的是自己。别说王处长是这么重要的官员,就是那些要嘛没嘛的白丁,背着老婆乱搞的不也多得是,没办法?纯赐饷娴氖澜,和那些死去活来的女人相比,自己这已经算晚的了,算不错的了,都快五十了,才遇这种事,老天已经算很照顾我了。这个年龄了什么还看不开。如果不是有了女人就意味着花钱,意味着败家,赵育英还真不稀得管这事,她还要多活几年呢。

  可是有了女人就要跟亲老婆分心眼儿,就一定在外面私藏金钱。这是赵育英绝对不能允许的。钱财的损失让赵育英心中悲痛,从古至今,哪个男人不是因为手里的银子太多,而去找的乐啊。

  赵育英对王处长的外遇问题,倒没有太强烈的反应,因为凭她多年的人生经验,她相信男女之事也就是头几个回合的新鲜,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想保持长久的不败之地,手中要有钱。没有钱,一切都无从谈起,切断了王处长的财路,也就断了他的色路。

  基于此,赵育英决定来个彻底的侦察,缴获王处长的私藏存款。

  她悄悄地配了王处长办公室的钥匙,又趁王处长出差的空儿,来到他的办公室,突查。

  由此可见,赵育英在对待丈夫的问题上,她更懂得治本。

  现在,赵育英打开抽屉后,她的两只手既小心翼翼又准确利索,像一名出色的老刑侦。她先打开了一个小笔记本,她觉得在那里,是最有可能藏存折的?墒撬邢傅匾灰骋撤,存折没有。她看到了一些票据,票据上有女裙,首饰,还有鞋子等,其中一双鞋,打折后人民币700元。

  赵育英的眼前一片飞蚊乱舞。

  一双鞋就是700元,自己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舍得买过这么贵的鞋子,虽然家里很有钱?勺约旱恼煞,竟如此出手大方,真是个厚道仁义的嫖客呢。

  心的疼痛使赵育英翻找的速度加快了,她又去拿另一个大笔记本,16开的,她期望在这里,能找到存折。赵育英用指尖儿轻轻地抠开塑料封皮的夹层,她触摸到了那张照片。

  丈夫和林红,在手拉着手,对她怡然地笑。

  赵育英今天的工作的重点虽然不是来找女人,女人已是她预想之中的事,可当她现在面对他们,面对黄头发的林红被丈夫搂得开心地笑,她还是有点全身发抖,手也哆嗦了。赵育英镇静了好一会儿,才对他们二位说:笑吧,笑吧,看谁笑到最后。

  她依然像不能打草惊蛇的公安人员,把他们,又放那儿了。

  赵育英继续找钱,可连抽屉里的壁顶都摸遍了,还是没有。

  暮色中赵育英失望地回了家;氐郊,赵育英没吃晚饭,她又把家里的可疑之处仔细箅了一遍,依然什么也没有。

  他的钱到底藏哪去了呢?想了很久,赵育英的心一激灵:他要是把钱藏到了女人那里,就是累死我,也找不回来呀。

  临睡前,赵育英对自己说,如果不是因为钱,这一辈子,她都不稀得去搭理林红这样的一个女人,她不配。但现在关系到她家庭的幸福,她就不得不考虑,要认识林红。

  第二天,赵育英没费什么劲儿,就把林红其人查了个一清二楚。

  林红,年龄40岁,妇产医院的主治医师。丈夫曾是市政府一个部门的科员,后辞职下海。也就是那一年,跟林红离了婚。

  林红的丈夫跟她离婚的原因说法有二,一是林红攀附权势,跟丈夫的上司王处长好上了,给自己的老公戴了绿帽子。愤怒的丈夫打过林红一顿后,不但辞了林红,还辞了工作,也辞了他伤心的上司,下海了;二说是林红婚后不育,被老公给休了。

  两个原因赵育英都不愿意相信。

  资料显示还有,林红已经四十岁的人了,长得很年轻,像三十出头。那头又染又烫的长发,总是无意地搭拉到小白帽外面一绺,很妩媚。即使在不戴帽的上下班路上,她的头发也总像没梳好一样松松地用手绢一揽,让你既说不出什么,又很想说点什么。总之,林红的头型、服饰,表情和装束,无一不说明她是个风骚的女人。

  林红的性格特点,生活习惯,调查人说一言难尽。因为要从林红平时的言谈来推断,就会以为她是个颓废,无聊,没有上进心的女人。比如她常说,人这一辈子,就是那么回事吧,没什么意思。就是混,混一天少两晌。凡事都别太认真?墒,实际行动上,林红好像从来都没有消极过,怠慢过。比如她的职称,已经晋升到了正高级,这在她这个年龄,是很让人惊讶的,也很眼红的。林红还多次被评为先进,劳模。如今的先进劳模也不只是一张奖状的问题,它是跟工资奖金直接挂钩的。林红还作为医院的技术尖子,去过东南亚一些国家讲学。这些都说明,林红是有上进心的,她一点都没有混。

  从林红的服饰,人们更会觉得她的表里不一。她经常说没意思,可她那漂亮的外套和染色的头发无不表明,她活得挺有意思。

  林红现在的状况是:她虽然和丈夫离了婚,可她丈夫还经常去帮助她,帮助她解决一些生活中的困难,据说是因为打了她而后悔,在赎罪;而以林红现在的身份,她又在跟一个政府的处长好着。准确地说,林红现在是过着一妻二夫制。

  林红有什么爱好呢?调查人说林红好像最爱好的还是男人,她很少和女人做朋友。

  王处长从外地出差回来,他感觉到了赵育英的不一样,具体怎么不一样,他又说不出来。而王处长呢,则像往常一样,出差回来给赵育英买了礼物,一双女式鞋子。鞋子的价格赵育英偷偷在发票上看到,是300元。赵育英笑了,心想还真是妻不如妾。

  晚上,赵育英跟王处长说,两个孩子都来了电话,说要自费出国,去美国。

  “咱们家可能要需一大笔钱了!蓖醮Τひ惶椭勒杂⒃谌龌,这次出差他在北京见了两个孩子,儿子们没提要出国的事。赵育英为什么要撒这么个大谎呢?女人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啊。

  王处长在家里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以饱满的精神去上班,去工作,去约会了。

  赵育英把王处长换下来的衣服整理了两遍,也没有发现有什么钱。

  赵育英见到林红,是以新生婴儿的母亲好友的身份。在产室外,赵育英对林红说,林红,你可没有照片上漂亮。

  林红很诧异,她问哪张照片。赵育英说就是和我丈夫的那张啊。这时,有人叫林红,说有产妇。林红转身就走了。

  第二天,赵育英又来看产妇,她就又见到了林红。她说,林红,你的头发也没有照片上耐看,这种色儿太杂,都看不出是哪国人。

  林红长这么大,还没有人对她的外表一再挑剔和纠正,多数时候都是人们夸她好看,有时还向她请教点服饰发型之类的技巧,现在,赵育英这样一个土气的女人一再指点她,她很难接受,她想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跟王处长照了相片的缘故。她想虽然这样,她也不能客气,好像怕这个女人了似的。所以她马上对赵育英说,你这身衣服,也非常过时,这种小西服领儿,是文革时女干部的打扮,早都没人穿了。

  你的头发,也不伦不类,有点像电影上的女游击队长,太傻。

  赵育英说,林红,你误会我了不是,我对你可没有什么,别看你跟我丈夫照了相,我可不是那种小心眼儿的女人。我说的是真话。

  林红一时没话。

  赵育英又说,哪天我还想请你到我家里去坐坐呢。咱们在家里聊聊天,交个朋友。当然,去你家也行,去哪都比在这儿说话好,你说是不?林红一听,不说是吧,好像自己心里有鬼,惧怕这个女人了。一个小西服领又土又过时的女人,有什么可怕的。聊聊就聊聊?茨隳芰某龈鍪裁蠢!林红最看不起这种自以为是的老女人。想到此,林红说,可以呀。哪天我有时间,我就跟你聊。

  赵育英说正好自己现在放寒假,每天都有时间。

  林红说回头我给你打电话吧,我约你。

  两个星期过去了,又是两个星期过去了,林红也没有倒出时间给赵育英打一个约会的电话。赵育英就只能又来看她了。这一次,赵育英还给林红拿了两盒脑白金,她说上一次就看林红的脸色不好,挺惦记的。赵育英说吃点脑白金吧,疗效非常好。

  很多人都说这是中国的另一种海洛因呢。赵育英说着,又踮起脚近前,仔细查看林红的脸,说好像比前几天又瘦了许多。

  林红说这两天值班,没睡好觉。

  赵育英的眼睛距林红依然只有两寸,她说我看不像,不像是光没睡好觉的原因。

  我们单位就有个女的,一天比一天瘦,大家劝她,她也不当回事,总说睡觉太少。

  可前两天,一查,癌症!霸嚼丛绞菘刹皇呛檬!闭杂⒐厍械厮。

  林红说我看你是越来越胖,比上次见你又胖有十斤。林红说越来越胖也不是什么好事,现代医学已经证明,肥胖也是癌症的一种。

  赵育英把眼睛从林红脸上拉开,说林红,你别跟我逗嘴,我说的可是真的。你现在是又误会了我,不了解我。其实我的心眼儿善着呢。要不怎么总想跟你聊聊呢,我是想让你了解我,了解我了咱们就能做最好的朋友。赵育英说完,又一次提出约会的时间。

  林红说这样吧,不去你家,也别到我家,咱们选个别的地方,在一起谈,好不好?赵育英说那也行。临别,两人说定了见面的一个茶坊。

  可是第二天,林红又失约了,她让赵育英白白等了她三个小时,赵育英再次来医院的时候,林红连解释的理由都没有,就那么耷拉个眼皮。

  赵育英不用林红的解释,从老王那霜打一样的眉眼间,她早已明白了答案。她说她非常理解林红的心情,要是换成她,她也不会那么痛快地就去赴约的!氨暇乖勖鞘侨枪叵!闭杂⑺。

  接下来,赵育英就在林红的值班室,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她说反正现在也没别人,你又不愿意出去聊,咱们就在这说说吧。赵育英说着,还伸过手抚摸起林红的头发,说我说染了不好吧,看这头发,糙的,哪有照片上好看。颜色都不正了,脸也显得憔悴。这一次林红没有回击赵育英的头型像妇女队长,她只说今天急诊。就把赵育英一人撂那了。

  整整一个冬天里,赵育英就像林红的一个亲密朋友,隔三差五,她就来到医院看望林红,每次还都带些用的或吃的东西。说这都是别人给家里送的,吃也吃不完。

  让林红补补身子。

  林红气坏了,她说老赵,你可真是个笑面的狼外婆,你厉害,你比所有的女人都高明,比我更是强多了。你这么有勇有谋,又是宰相的肚量,老王怎么不爱你了呢?这一下,两人终于触到了共同的话题,王处长。在这之前,王处长一直是她们两人避着走的雷区。

  赵育英说林红你错了,老王对我的感情那可不是你们这种关系的人所能理解的,那是真爱,真疼。我跟你这么说吧,从年轻结婚到现在这么大年纪,我的腰哇,手指节啊,就没有疼过。为什么。他照顾得好。我没有婆婆,两个孩子的月子,都是他一手侍候的,我一点凉水都没着过,大冬天的裤子都是老王洗。赵育英说着,向林红伸出了她的双手,请林红验证。

  林红没有验证赵育英的手,就连连点头表示相信。她说王处长确实非;崽廴,别说是洗裤子,就是林红的经血裤衩,都是王处长给她洗的,还有脚丫儿。林红说完,向上抬起了她的双脚。

  赵育英咯咯地笑了,她说老王是有这个毛病。那时候两人还没结婚,他就心急火燎,让自己连做了两个流产,不然现在就四个儿了。赵育英说着,又不好意思地咯咯笑了起来。她说当时只是流产,别人家的女人早就下地干活了,可老王两次都是给她当大月子养的,三十天不让她下地。赵育英说那份细心让她的婶婆都嫉妒了呢。

  林红说是,是这样,自己每次人流,王处长也是这样侍候。林红说其实一点事儿没有,自己本身就懂医,用点药,胎儿就下来了。不像以前的那种手术,又是刀子又是剪子的。服药一点事没有。就跟一次例假一样?衫贤跞聪呕盗。

  赵育英知心姐妹一样探上身来问:你不是不育吗?林红说怎么不育啊,跟老王这样的男人,还有不育的?!说完,两人好像心领神会一样,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接下来两人更是越说越投机了,不论说到哪儿,感受都差不多?裳劭醋趴斓较掳嗟氖奔淞,林红不得不站起来换衣服,赵育英就在林红的整理内务中单口相声似的继续说,她给林红讲她和王处长的婚前恋爱和趣闻,表扬王处长结婚后那数不尽的优点,比如爱孩子,爱老婆,爱家庭等,还举例说明这次老王出差回来,给她“一双鞋子就花掉七百元”的从来不心疼钱。赵育英说要是我自己买,都舍不得花这么贵的钱。

  赵育英看着林红脱下白大褂后的毛衫,说你这衣裳样式是挺好看,可是不贵,是仿造,冒牌儿,对吧。要是有个亲丈夫,就好了,你舍不得花钱他会舍得,都是这样。真的。要说有真感情的,还是从小夫妻,你别看你没孩子,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男人,还是你从前的丈夫。

  林红没有说话,她把那件毛衫,唰地两胳膊一举,就脱掉了。然后从壁橱里拿出另一件黑色的;簧。

  她挎上背包,和赵育英像老朋友一样,一同走出医院的大楼。

  在那整整一个冬天里,赵育英无数次地和林红这样并肩走出医院的大门。当赵育英第33次来到医院,和林红并肩下班的时候,林红终于站下不走了,她说老赵,够了。别再来烦我了!我早都不和你丈夫来往了。

  赵育英说林红,你又多心了。我不怪你跟老王来往,我活了这一大把年纪,什么好什么歹我还不知道吗?丈夫喜欢上一个女人,这使他工作起来更有劲儿,官越做越大,人也越活越年轻,这有什么不好?说实话,我家老王前些年就像个小老头,而现在,他白天黑前的表现整个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

  林红说老赵,你可真是越老越无耻。

  赵育英说林红,你想哪去了,我不是光指的那点事儿。

  那一天暮色中,林红和赵育英走走停停,林红向赵育英一遍遍重申她不会再和王处长来往,并发了毒誓。同时要求赵育英能归还那张照片,赵育英说话都说到这分儿上了,我相信你们。至于那张照片,还有什么用!两个纸人儿!说完转身大步先走了。

  那是赵育英整个一个冬天里的第一次主动告辞。林红看着她的背影想。

  寒假一过,赵育英又开始上育红小学去上班了,她的两个儿子,同时自费去了美国,那虽然是一笔天文数字,但王处长想办法,办到了。由此,赵育英心想,自己从前冤枉老王了,在处理钱和女人的问题上,老王是有心眼儿的。他能分清哪头轻,哪头重。

  春天的时候,林红以和她前夫的复婚,结束了这个三足鼎立的场面。

  赵育英觉得自己赢了,因为她保住了旧有的日子。

  林红觉得自己也没输,因为她开始了新的生活。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2009-1-22

平特一肖最准网站-七位数开奖结果今天-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