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cite id="ddln1"></cite>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var id="ddln1"></var>
<cite id="ddln1"></cite>
<var id="ddln1"><video id="ddln1"><thead id="ddln1"></thead></video></var>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小公主 作者:亦舒

 

  忽然看见刺目强光的时候,我还是哭了起来,因为冷的缘故,混身颤抖,幸亏有人马上拿暖软而毯子包起我。

  又有人说“嗯,肤色很好,是个漂亮的女孩子!狈旌仙丝!啊庇ざ厝!啊彼盖自诓》磕诘,让他去看看宝贝!耙徽笮。

  我努力吸气,挣扎,大声哭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声音有点钞哑,我原来希望会有清脆声音失望了。

  那叫王先生的人转过身来,把脸趋近我,我一看,觉得他的脸好熟悉,鼻端闻到暖哄哄的呼吸,感觉陌生,忍不住又哭。

  王先生说:“哎呀,她的耳朵同我一模一样!泵髅髟谛,忽然之间,眼角出现亮晶晶一滴水珠,奇怪,那是什么呢。

  他态度诚惶诚恐,想必也是我的奴隶。

  真好,一出世就有人服侍。

  “看护小姐,请为我们父女拍照留念!贝蠹倚,他们做了他们要做的事。

  穿白衣的奴隶说:“王先生,我们要到育婴室去了!蓖跸壬袷堑酱丝滩畔肫鹄,“我太大呢?”“很快上来!闭馐,我看到他眼角又冒出豆大的水珠。

  育婴室是一间很宽敞的房间,吓我一跳,没想到会有那么多同伴,统统与我差不多大小,包在一式粉红色的毯子里,都呜哗呜哗地哭。

  白衣奴隶们跑来跑去,非常忙碌,我忽然觉得累,便睡着了。

  半醒时听见有人说:“把八三一号推出来,她妈妈想见她!彼潜鹞。

  对我来说这大概是最好的感觉了。

  他们把我交到另一人手中,她紧紧将我拥在怀中她说:“啊,妈妈的小公主,妈妈的小公主!痹次业拿纸行」,而这个奴隶叫妈妈,听她声音蛮热情的,会不会是我最忠诚的奴隶?且让我看清楚这个叫妈妈的人。

  她脸色非常差,神情紧张,不能像其他人那样站起来,只能斜斜靠在床上,但是她用很大的力气拥抱我,并且轻轻抚摸我的手同脚。

  她喜欢我。

  稍后我又被抱走。

  妈妈眼角冒出一串串水球来。

  “不要哭,淑子,不要哭!笨?我哭起来可没有水珠目眼角冒出,他为什么哭?她不舒服?她不开心?无论如何妈妈是个趣怪的名字。

  育婴室很舒适,清早沐浴,接着喂奶,一天好几顿,有时喝得下,有时不,吸啜是很吃力的一件事,做胎儿时毋须这样做,但是现在我已经升为婴儿,许多事必须自己动手。

  白衣奴隶对我亦小心翼翼,但我总觉她们不如妈妈奴隶温柔。

  妈妈每天来接我三次,她在育要室门口轮候。一接到我,便进入房间,与我轻轻说话,喂我吃奶。

  她喜欢贴住胸口抱我,她精神似一天好似一天。

  这种生活不错呀,育婴室有百来个同伴,他们喜欢哭,我不,醒的时候,我情愿四处看看!每天都有一个自称“张医生”的人来看我,她替我检查身体各部分,帮我打针,称赞我‘宝宝真乖,忍得住痛,不哭不叫!拔乙财南不端。

  这个世界井不太坏。

  望妈妈奴隶来抱我,她从不令我失望。

  她总叫我小公主,我猜那真是我的名字。

  她对我说:“小公主,在医院已经住了七日,我们该回家了!奔?那是什么地方,我还以为会一生住在育婴室里,又是一个惊奇。

  果然,白衣奴隶们替我穿上比较厚的衣裳,那个王先生又出现了,他柔声说:“爸爸现在同小公主回家!痹此邪职。

  我被放进一只篮子里,辗转乘交通工具回到这个叫家的地方。

  一打开门,眼前一亮,好大的一个地方,将来当我的视线可以看得更远的时候,想必可以看得更加清楚。

  妈妈把我抱进一间房间,将我轻轻放在小床上,看样子他们什么都替我准备好了,真是一对负责任的好奴隶。

  这时爸爸进来,“保母一会儿就来上班!甭杪韬芾涞乃担骸班。视线仍然在我身上!薄笆缱,你最好去休息一下!薄安焕妥鞴匦!边,妈妈奴隶同爸爸奴隶不大友善。

  “淑子,也该谈谈我俩之间的事了!薄懊挥惺裁春媒驳,把你财产拿一半出来我同宝宝马上走!薄扒撇皇俏侍,要走你一个人走女儿姓王得留在王家!鄙艨即制鹄。

  “不要在婴儿面前提高声线!薄八衷谔欢!薄翱墒撬贸鲇锲!薄澳敲吹娇吞ニ祷!彼┏鋈チ,轻轻掩上门。

  我忽然觉得冷清,这里比起育婴室,寂寞多了,于是我叫喊起来,“陪我,陪我!甭杪枧サ谝桓霰冀,我的第六感不差,她的确对我最最忠心。

  越来越喜欢被她抱在怀中。

  爸爸说:“当心宠坏地!甭杪枘张乃担骸安还啬闶!薄笆俏业呐趺床还匚沂?”他们两人分明是在争吵,我听懂每一个字,但是不明白他们关系为何这样差。

  爸爸又说:“孩子不适宜在这种气氛下长大!甭杪杷担骸八阅阍皆缋肟飧黾以胶!薄拔倚胀,女儿也姓王,你叫我离开?”“女儿还未拿出生证明,她未必一定姓王!薄澳惴枇!”他离开我的房间。

  “疯了”必定是个很严重的控诉,因为妈妈看上去非常不高兴。

  她抱起我,轻轻在我耳边说:“现在妈妈服侍小公主,小公主多吃一点,多睡一点就是孝顺妈妈,妈妈同小公主相依为命,将来小公主照顾妈妈!彼挚蘖。

  大抵是十分多愁善感的一种动物。

  稍后一个叫保母的人来了。

  我发觉家里有五个成员。

  一个是我,小公主,一个是妈妈,一个是爸爸,还有保母,他们都抱我还喂我,也替我沐浴更衣。

  还有一个人,天天来。有时逗我笑,每次来都忙碌地干活,不大与我接触我猜想她是奴隶们的奴隶,专门服侍奴隶们起居饮食。

  我最喜欢看她做一种叫熨衣裳的家务。

  妈妈抱着我看他干活,并且说:“同笑姐打个招呼,笑姐来帮我们忙!北绕鹩な,家里又是另外一个光景。

  每日下午妈妈抱我到露台晒一阵子太阳,对我说:“看到没有,蓝色的是天空,绿色的是海,白色点点是海鸥,那一只只是船稍远是着名的维多利亚港,将来,我们到温哥华去柱,露台会对牢费里沙河!甭杪瓒悦扛鋈硕己芸推,她很少提高声音说话,但不知恁地,对爸爸奴隶就差得很。

  她从来不给他好脸色看。

  每次见到他,总非常烦腻地说:“你还回来干什么,这里还好算是你的家,你不是另外有住的地方?”“淑子,我愿意重头再来!薄罢饫锊恍枰!薄白藕⒆臃萆,不要再与我吵下去!薄昂⒆邮呛⒆,她是另外一个独立生命!薄昂⒆拥淖娓缸婺敢约肮霉玫榷枷肜纯纯此!薄拔业呐胝飧扇宋薰!彼遣蛔≌,这本来是个极好的家,此刻像是打了折扣。

  不过算了,反正他们两个都一般重视我。

  周阿姨叹口气“你看小公主的眼睛,多么清晰有神,淑子,我保证她听得懂我们所说的每一句话!甭杪枰部醋盼,“小公主,你听得懂吗,你知道世道艰难,人心险恶吗!薄笆缱,你看你对孩子也说起哲学来!甭杪栌中α,“现往世上最重要的是女儿,为她,什么都可以牺牲!薄澳敲,容忍一点,给她一个完整的家!薄靶≈,这个问题没有商榷余地,不然我同你就不是朋友,此刻我同女儿都累了,你请回吧!敝馨⒁绦倚胰徽酒鹄,“狗咬吕洞宾!薄靶≈,针不刺到肉,不晓得痛,将来你会明白!薄拔以趺床幻靼,我都知道,我是为你好!敝馨⒁逃痔酒。

  “怕我养不活这个家?你同我放心,我的收入比王孝文高数倍!薄敖袢漳阍谄飞,我不与你说了!彼蚩,出去了。

  门外还有天地,我知道,妈妈与保母都带我去看过张医生,街上有许多人,许多车,人与车都发出极大的声音,都与我无关他们不是我的奴隶,他们大概是别的小公主的奴隶。

  周阿姨走了之后妈妈抱着我一会儿,然后对我说:“妈妈快要出去工作,妈妈总共取得四个半月假,妈妈真不舍得离开小公主!蔽姨秸飧鱿,非常震惊,妈妈要去工作?她不是我的奴隶吗,她的工作不就是做奴隶吗?我大哭起来。

  妈妈说:“唉,你好像真似听得懂我的话!钡比惶枚抑皇遣换崴祷岸。

  家,我叫,她立刻赶至,并且一边说:“妈妈来了,妈妈抱抱!蔽也幌胨鋈,我很喜欢她这个奴隶。

  想到此处,惊恐不已,哭得更厉害。

  妈妈慌张抱起我到处走,“莫哭莫哭,妈妈即时会辞工,不做了不做了,有什么好做,在家照顾小公主是正经!蔽姨松晕⒄蚨,希望她不是骗我,不不,妈妈不会骗我。

  我累极入睡。

  醒时听见妈妈在外头同人说话,我已经可以听得比较远,谁,又有客人?“她懂得微笑了,是,喜欢东看西看,我让她坐小推车里,最近吃得反而没从前好,问过医生,过了三个月,新陈代谢会慢一些,随意吃多少不成问题—一”只有她的声音,一定是在讲电话。

  她在说我。

  我有种满足感,妈妈真是什么都以我为重,她究竟是我什么人,为什么要对我那样好?她在电话中说下去:“—一我想辞职,是,确有打困笼的感觉,但是没法子,婴儿一下子就会大,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复回,三两年光景就可进幼稚园,届时时间会松动一点,请你包涵!卑,我不禁舞动手足,妈妈没有敷衍我,我太高兴了。

  “要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古人叫孩子为骨肉。各人环境心情不同,我喜欢亲手带孩子!蔽彝弁劢辛肆缴。

  “听见没有,小公主在叫我了,我不多讲了,再考虑一下,也好,谢谢你,公司对我,真没话讲!甭杪韪辖,我努力向她笑,她把脸趋近我,嘴唇贴着我面扎,发出啜啜响声,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是感觉甚佳,我欠她人情,她好像喜欢看我笑,我不会吝啬。

  “!”妈妈说:“是妈妈把你带到这寂寞荒原世界来,妈妈要对你负责!庇胨嫣婢秃芎,我不需明白她说些什么,我拍动双手。

  妈妈有柔软的肌肤,贴着她非常舒服。

  她对爸爸仍然不理不睬。

  一日下午我坐推车里,由妈妈在露台陪着吸啜橘子汁,一个电话来,妈妈有紧急事要出去。

  她看牢爸爸说“我妈进了医院,我得赶去同兄弟们会合,请看住囡囡!卑职至⒌接⒚鞴系乃担骸澳惴判,我等你回来,要不要钱用?”我转过头去,我听得他们提到这个叫钱的东西多次,想必非常重要。

  果然,妈妈说:“你身边有多少?”爸爸自口袋掏出一叠东西,“你都拿去,你那几个兄弟,用一百块都要同老婆开会讨论,你先去付帐!薄拔宜偃ニ倩!薄拔阈胄募,自己当心!甭杪枘雒湃チ。

  这两个奴隶,好似有言归于好的趋问,我觉得安慰,所有的奴隶都应该相敬如宾。

  爸爸一待妈妈出门,像是终于得到与我独处的机会,轻轻对我说:“囡囡,爸爸也很爱你!彼究谄,“只是爸爸日前做错一件事,不为你妈妈原谅现在妈妈要离开爸爸!蔽易抛潘,他看上去非常悲哀。

  “囡囡,假如你会说话,或许可以帮爸爸讲几句好话!彼频暮蠡诹。

  他所做的事一定非常非常错,因为妈妈奴隶不像个不讲理的人,她如果被得罪,错的一定是爸爸。

  妈妈隔了很久才回来,我不会算时间,但是爸爸亲自喂我两顿奶,由此可知,当中隔了颇久一段时间。

  妈妈终于回来了,匆匆洗过手立刻将我抱在怀中。

  爸爸问:“情形如何?”“老人病,须留院观察三数日!薄拔矣邢嗍斓囊缴!甭杪璨怀錾,过一会儿才说:“麻烦你了!彼婕吹屯吠宜担骸奥杪璧穆杪枭,囡囡,小公主,你要听妈妈话,别哭闹,莫使妈妈双重担心!痹,我的妈妈还有妈妈,奇怪,不过我立刻静下来,乖乖睡觉。

  醒来时,爸爸已经离去。

  天已经黑了,妈妈说过,这叫做夜,窗外亮的时候,叫做日,妈妈叫我夜间不要叫她,我总做不到,我想肯定她一直在我身边,晚上也要叫她。

  半夜,我醒来,看见外边有灯光,妈妈还没睡?保母在一旁看书,我决定不吵妈妈。

  周阿姨又来了,带着礼物。

  周阿姨的嘴唇永远是鲜红色的,她很会打扮,十分漂亮,但我看惯妈妈的样子,妈妈比较像个妈妈。

  妈妈对周阿姨说:“你买那么贵的衣服给囡囡干什么,下次不要浪费!薄靶」鞯比灰┑闷列!敝馨⒁套潞炔。

  “伯母怎么样了?”她问。

  “七十多了,怎么样也就是这个样!薄坝猩赜兴!薄翱刹皇,再小的小公主也会老,自古至今,稍微有脑袋的人都会想到这些问题!敝馨⒁烫究谄,“有时真不知道做人有什么意思!甭杪栊,“你这样漂亮时髦年入百万的黄金女郎都对生命有怀疑,我们简直不用活了!薄拔乙蚕胍桓鲂」!薄靶〗,养儿育女很辛苦的,只怕你不习惯,完全交给保母呢,还不如不生!薄翱茨隳敲绰憧炖,好像很值得!薄拔叶陨畹囊,一向比你们低!敝馨⒁棠游,“才怪。比我们高才真!甭杪栉⑽⑿。

  “淑子,你与孝文究竟如何?”“他为我母亲的事出了很大的力!薄拔以缢低跣⑽奶炝嘉淬薄坝兴锸,真差很远,你知道我一干兄弟都是别人的好丈夫,可惜丈夫却是人家的好儿子!薄罢獾却笫,不由他们不理!薄盎共皇钦站煽醋爬掀诺牧成鋈,真不明白人家的女儿怎么会这样厉害,衣食住行全是我们家的,还处处诉苦,把丈夫形容得禽兽不如!薄澳鞘抢鲜脚说墓呒!薄坝只拱涯腥丝刂频盟浪赖!薄澳阍敢庾鏊锹?”“不要开玩笑了,简直连做人的基本等严都没有!甭杪柰⒁毯芴傅美,可惜同阿姨不是常常有空来看妈妈。

  “你来看着小公主这两条眉毛!敝馨⒁绦,“好浓好神气,将来做博士还是做专家?”妈妈说:“什么都不用做最福气,有我一日,便;に蝗,我死了,我叫律师做地监护人!薄氨鹚刀钠!薄拔揖窃谄飞,人情世故,千年不变,我可托孤给谁?”“你还要活到八十八岁呢,王家的人也不舍得小公主!薄靶傲,王家挤满一屋不相干的人,孝文的大姐一直住在娘家,最近姐夫也搬去同住,说是说照顾父亲,一边又把过继来的儿子往娘家拉,这过房儿子新近结婚,又有媳妇,又生了孙子,如今五个人陪着老太爷,小公主到了那边怕马上沦为小丫头!敝馨⒁讨皇切,“你理他们呢,你根本不稀罕!薄笆茄,可是你看,我若没有收入,还不是等于苦情电影里的小媳妇!薄暗昧,知道你能干了!甭杪栊ζ鹄,她笑起来真好看。

  不一会儿,周阿姨告辞了。

  妈妈拥抱着我说:“妈妈只有小公主,小公主也只有妈妈,妈妈同小公主相依为命!蔽也唤橐庥涝锻杪柙谝黄。

  过两日,爸爸来了。

  先是向妈妈汇报关于妈妈的妈妈那些事,说完7了坐着叹气。

  妈妈问他:“老人已经出了院,你还担心什么?”爸爸说:“八月份你还去不去温哥华?”“怎么不去,干方百计移的民!薄笆缱,让我们到了那边重头开始吧!薄澳潜叻凑辛郊涔,你住你的,我住我的!卑职终獯未厦髁,他改变话题对妈妈说:“囡囡伏着时会得用双臂撑起胖头了!薄笆裁,几时的事?‘”前天,要不要试给你看?“爸爸抱起我把我放在床上,我知道这是表演的机会,我用尽力气以臂力撑起头,左右看了着,向妈妈笑。

  妈妈也笑嚷:“我好感动,我好感动!卑职炙担骸叭梦彝」髯≡谝黄鸢!甭杪璨怀錾,半晌才说,“到了那边再说!绷叶继鍪虑橛凶,果然,爸爸奴隶说:“我会珍惜这个机会!逼婀,爸爸究竟做错什么?他说:“女儿快懂事了,会追究爸爸在哪儿!甭杪璐穑骸罢獠皇欠衬,世上已有太多单亲家庭!薄翱梢员苊獾牟恍,还是避免的好!甭杪璞鹞,“囡囡,我们来唱歌!蔽野杪璩,只听得她哼道:“为什么要为你掉眼泪,难道你不明白是为了爱,要不是有值人跟我要分开,我眼泪不会掉下来,掉下来!卑,原来眼睛角落那亮晶晶的水珠,叫做眼泪。

  我紧紧拥抱妈妈,把脸贴在她胸前。

  世上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会尽她能力;の,照顾我,满足我的需要。

  我有种感觉,妈妈不是普通的家庭奴隶,她倒底是谁呢?不过这并非重要只要她继续对我好即行。

  我明白保母是雇用的奴隶,但妈妈不同,妈妈会一直陪着我,她常常说,“直到妈妈不在的那一日!笔裁唇凶霾辉诘囊蝗?她也说到将来:“妈妈同小公主一起看芝麻街,一起到阿拉斯加看冰河,去澳洲动物园看鸭嘴兽与奇异鸟,还有,去自博我物馆看暴君恐龙!苯从肼杪杩梢宰鲂矶嘈矶嗍,真开心。

  “我们一起去参观印象派名画,妈妈最喜欢一幅莫奈画的荷花池,我们顺带在纽约买时装,小公主直陪妈妈,直至小公立另外有主张为止!笔鞘鞘锹杪。

  “囡囡是妈妈的亲生女,囡囡是妈妈的小公主,囡囡是妈妈的承继入,无论风雨多么大,与小公主无关,小公主在妈妈怀中!笔堑,我,囡囡,是小公主。

   

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

2009-1-22

平特一肖最准网站-七位数开奖结果今天-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